牛盲马晒客

【图文All禁 ※ 欢迎安利】
WB@爹乃空谷幽兰聖污撕
※官能写手/NC21
萌:逆/肉/3P/拉郎/女装攻
雷:RPS不吃生子相关设定

疯狂主产 ↓
白宇&朱一龙/角色衍生拉郎
【MHA】物心/荼毘治崎
【1031】尼林/毛勒
【青火】【宗凛】

偶尔产出 ↓
【Spabossa】【Drarry】
【SMTM】【高等rapper】
【ACCA】尼吉/派利/斯帕
【GOT7】美泰港随机
【MHA】轰爆/爆轰

已停产↓
TG/AK/K莫/贱虫/佐鸣/贺祁/无间双龙/GANGSTA/奥尤/尤奥/马场林/JayTim/junoswan/欧元/YBNL

[DOD生门]超级要紧の追逐战.1

老样子,下班前短打。

是正文终章提及到的何开心追求韩沉(是的没看错)的约会大作战。



交往前后何开心都在韩沉面前经常做检讨,但男人嘛,逢场作戏(?)、记吃不记打(韩沉:那看打多重)、好了伤疤忘了疼……横竖都不是什么好词儿——而何开心用这形容自己面对警察叔叔铁血手腕时的形式主义检讨,那么这检讨能有多少真心就可见一斑。

但即便是这样几乎将投机倒把写到脸上的何开心,也是有认真检讨自己的时候的。

——虽然不多,但正因此而更显宝贵,恰似他俩少之又少的约会……正儿八经那种。

那么到这儿韩沉要审(划掉)问了:“什么叫正儿八经的约会?”

何开心歪头描绘心中憧憬——


其一得就他们俩人,什么冷面唠叨周小篆、苏眠赵爵徐司白……这几位大人气配角死的不能挂嘴上、活的不能跟身旁,从头到尾都是且只能是他们两个人。

其次必须是普通人的约会项目,不许带枪、不许查案,不许拿何开心的专业催眠能力当麻醉枪使、如果要谈工作或心理咨询那得按分钟收费!

再次不论衣食住行总得有一项超乎他俩经济承受能力(韩沉:何氏的小公子……你确定?)……那不然至少得超过他们这行月薪平均水平线,按重案组月薪六千除以整月无休30天,平均每天二百块——所以他们晚饭必须得下人均二百以上的馆子!

韩沉想了想自己公寓租住的黄金地段高档商街那人均不下二百五的馆子,又想了想何开心那近郊大别野附近来来往往动辄千万的车子……只觉何开心这小子到底是不是如假包换的富二代?

——也未免太好养活了吧?


彼时的韩沉压根儿没把出了重症监护室就雷打不动到局子里报到、要接他下班请他吃饭的何开心当回事儿,一来这小子不久前才满二十,再来怎么算他都小自己五岁、何况还是上一个大案的关键人、重点是韩沉也没觉得自己能应付这小子,便一心只想赶紧请人搓一顿,让这阴魂不散的小盆友了了心愿早日散了。

却没想他道高一尺人魔高一丈——韩沉不上何开心的车,何开心就徒步跋涉到警局门前杵着,见谁都说他来自首。然而局里上下都认识这个差一点儿就成大家同事的小朋友,又都知道他们韩神难得悬案未结就是为了救何开心,如果人人都献出一点力……韩沉的电话不被打爆才怪【

于是韩沉下班出门想不过又折回来,将可怜巴巴望着他的何开心拎上自己的车,琢磨着要怎么摆脱年轻人的追求的同时才猛然意识到——人何开心可没说要追他,他这怎么已经开始自作多情了?

就像几天接送下来(也甭管是何开心接韩沉下班、还是何开心自己倒贴给韩沉接),韩沉初步了解了何开心究竟是要他做到什么地步、才肯放弃发展他俩的警民鱼水情,从一开始何开心说请吃饭他都觉得浑身上下不对劲儿、到现在人家跟他畅想约会时韩沉都能暗自思索何开心好养活……

且不管他干嘛要养活何开心,韩沉只觉得习惯的力量既可怕又伟大——

可怕在他居然想要养活何开心?!

伟大在他居然决定养活何开心……而不是一枪崩了他【


韩沉暗自感慨是岁月(何开心:不,是我。)的磨练令自己伟大,一没留神被早就掐了导航的何开心人肉导去了某商街。

他依照何开心那尾音上翘的“师傅靠边停”真的停到路边才发觉他俩正巧到韩沉最常去的一家餐厅门前,——显然不相信这是巧合的韩沉摁下车窗看着何开心,这小子挣都不挣扎一下便坦白从宽:“周小篆出卖你。”

韩沉无语:“别套我组员的话。”

“我就随便聊了五块钱的……”

“一般人搁你嘴下活不过一块五。”

何开心算了笔账,接着掏出钱包抽出张十块拍到韩沉胸口上,自己一头扎进主驾车窗撞上他的嘴,随便亲亲才红着脸抬头:“找我八块五!”

韩沉瞪他半晌,心道他都几辈子没见过五十以下的散钞了,便一把捞过这人后颈——把那八块五又亲了回去。

过程中韩沉一直在想——被这皮儿薄馅儿大的小子轻薄已经成了既定事实,可……这破身体倒是给他排斥一点儿啊?他为什么半点儿都不排斥啊?!


——身体上的不排斥已经是大事了,心理上的那么一丁点矜持就掐掐正对何开心的研究【

他那物尽其用的十块钱没吓跑警察叔叔,韩沉甚至还愿意跟他一块儿吃晚餐。

而他俩落座韩沉看都没看他一眼就找来侍应生报菜名:“三年伊索比亚黑牛熏腿佐肥肝,北海道鲜瑶佐黑松露鱼籽,主餐要一个炙烤黑金和牛,四十五度低温法国银雪野菜汁,再来一份桃胶燕窝信玄饼,甜品来个Claude Monet,再开一瓶88年Chateau Lafite。”

——这话对一个困难时要将一块泡面掰成三瓣儿早中晚各1/3的正在长身体的男孩儿约等于一张免费饭票成了精。

……且这张饭票还长得跟黑卡似的,叫抠门至极的何开心体会到了自己的眼光究竟是多末好【




tbc..




*这个系列讲一下何开心究竟是如何将警察叔叔追到手。

2018-10-19 /  标签 : DOD生门 122 12  

无误意外,下周开始《DOD生门》发货。

如有需要改地址的朋友周末记得联系客服。

预计25号通贩上线。


*今晚出门喝酒,半个小时我来短打一个日常。

抄袭帖最后更新:该抄袭ID已经自杀跑路,问责暂告一段落。

证据汇总&抵制抄袭贴【戳我】已撤tag但没删除,未来会持续关注。

祝各位不幸被抄的写手未来的创作花路美丽康庄,感谢大家相助,以上。

[曹光×公子景]《后生不可以》[校园纯爱鬼故事(≖_≖ )]

后生不可以


※牛盲马晒客

 

※曹光×公子景

※剧版微微&倩女幽魂

※校园纯爱鬼故事(≖_≖ )




*突发点梗:  @小皮子呦   ↓


*虽然应该也不是你想的那种校园【





0.

一切故事源于一场意外。

——毕竟曹光自己也没想到打个球能打出事来。


而当他心急图表现却被肖奈一记横传正中面门时——他根本也没法料到接下来三分钟自己会头昏脑涨地仰躺在篮球场上,在心中默问自己三个问题:


1、我是谁?

2、我在哪儿?

3、你他妈在逗我?




1.

我是谁?

——这个问题好说。


曹光仰躺在地上想:他是曹光,是外文系才子,鲜少拿正眼瞧人,尤其是漂亮女生。

于是贝微微作为“鲜少”之一的漂亮女生,此处就必须得单独拎出来提。


曹光喜欢贝微微,都谈不上暗恋,毕竟他蜡烛阵也摆了、一块儿当家教的打工也好好去了、就差没在两院公告栏上一手花体双语告白,哪哪儿都不算“暗”。

而无论他明着说穿多少次,人家姑娘永远拒绝得毫不拖泥带水,唯有他自己才能看出那么点儿薛定谔的“缓和余地”来。

他也知道这样的追法挺惹人厌的,这不撬不动人家姑娘他就找上了另一堵南墙,正撞上人家男朋友非要来一场以归属权为赌注的球赛。

结果球赛输了也就罢了,直到输掉的这个瞬间他才意识到:感情不是球赛,除非他把人姑娘就当个球【



2.

我在哪儿?

——这个问题得想一想。


曹光晕了一分钟,他擅自将之当做情敌的男生正替他捡起眼镜送到他面前。

……对了,球赛。

他跟肖奈打球,——他跟肖奈打过球他还惨败了!

姑娘那儿告白失败,男朋友这儿输得痛快,曹光仰躺在地一动不动,觉得天空都比他钻牛角尖时明朗了不少,反倒令他开始自在起来。

接着他听到自己愤愤道:“别碰我、我想静静!”

于是肖奈将眼镜放到他胸口自己走了,一块儿打篮球的朋友们也识相撤了,就剩曹光躺在地上默然看天,看到他觉得因为这么对刺儿都挑不出来的善男信女而失恋也不是那么糟糕为止。

……过程大约持续两分钟。


“后生,此处危险,莫要在此久留。”

两分钟后曹光被个冰凉的东西碰了碰手,待他没什么好气儿地戴上眼镜坐起身怒吼“说了我想静静!”时,曹光却看到个一身长袍古装扮相的人,满脸疑惑地问:

“……静静乃何人?”



3.

于是有了第三个问题:你他妈在逗我?


曹光不自知地呆张着嘴,单手撑地抓着球,目送眼前乌发白衫的男coser冲他伸出手来,心里全是刚才让自己刚打过球的燥热身体霎时凉下来的冰冷触感。

对方的长相相当好看,曹光确定自己没见过这号人,却莫名其妙地感到面善。他努力回想校园艺术节上打过照面的动漫社团,里边都是些歪瓜裂枣,而且要是真有长相气质如此出众的人,曹光也不至于一点印象也没有。


对方看曹光望着自己的手没了反应,像是感到些微失落般垂下眼。

也就这么一瞬间,曹光突然觉得自己那完全不考虑别人感受的臭德行可真够不是东西,立马在自己脏T恤上揩了揩手,一把抓住对方等候良久的手掌——


操、也他妈太冷了!!!



4.

抓住这人的手的瞬间曹光就领略到不对劲——废话全操场的人都以不对劲的眼神看他好吗!

可他抓在手里的这只手虽然冰凉但确有其物,大概已经从旁人唯独只盯着自己瞧的目光里得出某个荒谬结论的曹光干咳了声,尽管仍旧抓着对方的手、却假装什么都没看到的往外走去。

——他觉得自己大白天撞鬼了。


证据一:围观人群只看着曹光,说明他们看不到那人……那不是人【

证据二:他手里抓着的手掌仿若冰雕,虽说他一母胎单身鲜少摸过别人的手,但基本常识他还是有的。

证据三:他正埋头往前走,手上抓这个大活人呢,却半点儿拉拽的感觉都没有。虽说曹光一个文科生整不清楚那什么力与反作用力,但他打二两饭掂着都重呢,身后那家伙可是一丁点儿存在感都没有。

……

他心里将罗列出的证据写了一黑板,每条都直指他一点儿也不想得出的论点:他,大概的确,撞鬼了。



5.

那么问题来了:曹光能不怕么?

——他怕死了,怕得都不敢回头,怕得甚至忘了撒手【


于是他一路风风火火将人……将鬼牵回自己宿舍楼,将要进大门儿时一顿,扭头又往隔壁女生宿舍走。

“后生,方向错矣。”

曹光心想废话我能不知道方向错了么——这不考虑到男生宿舍楼阳气重,万一这鬼不打算害他而他把人家害了呢?女生宿舍阴气重,放生也得讲究基本法嘛【

没想那鬼却“嗤”地一笑:“汝这后生倒是天马行空。”


曹光还没来得及细想自己没说出口的话怎么就叫这鬼听了去,刚刚还觉得没有任何实感的这位古装鬼立马像有千钧重,硬是将他刹在原地动不了身,直到曹光领悟了他的意思不再往女生宿舍去了才恢复正常。

——也于是来往出入的所有女生都目击了外文系才子在她们宿舍楼前表演太空步的怪现状【



6.

曹光也是有脾气的,不巧他脾气还挺大。

他不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所以当然也没觉得丢脸是什么大问题,但这鬼缠上他又不害他、虽说没害他但也没放过他——这是个人都会有想法吧?

于是曹光牵着他不打算再给人留好脸色的玩意儿一路回了自己宿舍,开门发现室友都不在才又稍微怵了点儿,却托着那只冰手将之引到自己座位上,也不敢抬眼、兀自拉了室友的凳子坐到对方面前。

……依旧没敢抬头看人家。


来,咱们聊会儿。

“吾乃公子景。”

不认识,下一题。

“吾乃此学塾之绘师。”

没听过,下一题。

“……汝往学塾南墙边一探就知。”

不去,还有没有了?


——那股寒气霎时迫近求生欲强到这辈子基本不会出现在恐怖片儿里的曹光。

对方一把挑起他下颌将他下巴托起,直直撞进曹光眼中的却是哭笑不得的表情:“后生,莫要欺辱吾。”


……曹光这才直面刚刚一眼已经叫他此生难忘的翩翩公子,而他想象中那些本该接踵而至的血肉模糊厚码黑屏的场面一个也没出现,自称公子景的男人该怎么好看依旧那么好看,曹光甚至觉得他死后都这么好看、生前一定更好看。

于是,忘记这鬼能洞悉他心中所想的曹光肉眼可见对方脸上一赧:“后生莫要说笑。”



7.

……鬼还会脸红的吗?

曹光突然不那么怕了。


他干脆拖着椅子坐近些,当着公子景的面掏出手机:“B大南墙是什么地方?告白墙?你是有什么心上人求而不得?是不是要上我身去给她告白——不是你那个年代喜欢的女生……现在还在么?”

公子景坐得端正,两手轻轻搭在自己膝上,嘴角含笑也不知在想什么,耐心听完曹光一串问题才答:“吾志不在此,后生莫要操心。”

“那我这儿阳气挺重的吧?你在这儿不会受影响么?要不我还是把你抓女生宿舍去放生吧,你这样的长相就算给她们看到也不会怕,你就安心待着,晚点儿我给你烧点儿纸。”

公子景脸上的笑有点僵:“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后生好好学习报效家国即可,莫要……乱来。”


曹光这下不乐意了——“不是吧朋友,你看你缠上就这么一会儿,每句话都是让我别这样让我别那样,一口一个‘后生’你知道我叫啥么?”

公子景一赧:“曹生说笑,吾当然晓得公子名号。”

——被噎了句的曹光干张了张嘴:“得,知道我叫什么还‘后生’,你能比我大多少?”

“一千六……”

“我说你活着的时候!”

公子景偏头想了挺久:“倒是年岁相仿。”

“See,I told you!”曹光得意道,“我什么都知道。”



8.

公子景近距离看着洋洋自得的大男孩儿,心想后生莫要说笑了、汝不知者甚众——


譬如曹光他八字奇玄引鬼不慑阴,入学起招惹的大鬼小鬼就没断过。

只是魂魄于人就像天上的星星,天亮着星星还在,不过是天光令幽魂隐于无形,看不到的自然就被当做不存在。

但诸多幽魂缠身注定令他心浮气躁与人交往不顺,久而久之运道受损——最损之时恰逢曹光第一次期末考挂科,而他考砸的原因不是能力不足而是填错答题卡。


彼时曹光直当自己状态不好,却不知公子景巡视考场时发觉此人肩上鬼怪无数,你一推我一扯、曹光下笔的地方便神不知鬼千觉地挪到一边去。

公子景皱眉待这个后生考完试,等曹光驮着一身鬼怪提前交卷才宿在试卷上跟回年级办公室,一头扎进教务系统找到曹光寝室号,趁着曹光来交专八报名表跟他又回了寝室。


公子景一推门里头熙熙攘攘,然而曹光自以为独居在此还将手机音量开了最大声。

大学男生独自在寝室过暑假,没看成人小电影却看古今中外恐怖片精选……

公子景头痛,一手拂散一只修行未满的小鬼,替他扫去多时积累的阴污,却关不了他看都有点怕的鬼片、也改不掉曹光天生的八字。

因而他想了一夜决定只能暂时跟着他,所以说——


后生莫要作死啊……



9.

说来也巧,自打公子景缠上曹光(公子景:吾不是、吾没有、后生莫要瞎说)后,曹光觉得自己似乎转运了不少。

——当然自傲如他从来也没觉得自己运气差过,这个转运只是相对于水逆而言的“边际运气”,跟他自己本来就有的“固定运气”没关系。

公子景跟在他身后:“后生莫要太自负。”


曹光已经习惯了这人跟个老妈子似的在他后面叨叨不停,横竖只有他一人能看到公子景,他便只当是对方作古已久太寂寞了而已。

他俩在曹光寝室朝夕相处一年多,等到曹光毕业时终于想起公子景一开始让他去学校南墙一探究竟。他想着一年来自己好歹也得了人家不少便利,临到毕业也该给人家还愿了。

于是曹光抱着必死的决心去学校南墙那儿一日游。

却没想什么表白墙、什么猛鬼街——他脑补的一切都没发生。


曹光只看到南墙上斑驳的画迹,讲述他们学校古时候是一座学塾,而学塾的教书先生也是御封的绘师——其名公子景。



END






*简言之……就是公子景是他们学校最早的校长,巡考时发现曹光命里招鬼被学校所有鬼缠上,于是宿在他身边替他驱鬼保他平安,终于被肖奈一球砸出阴阳眼的曹光看到……的,“我搞上了我们校长”的鬼故事【


*所以曹光×所有古装角色都是口袋鬼怪大师pa【


宇龙角色衍生3in1短篇集通贩今晚八点

通贩地址:【10月18日晚8点开启】


睡了,起来写曹光×公子景的校园文(≖_≖ )

上一页 1/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