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TM/JunoSwan]《sth. spring》[NC一点17/end]

something spring


※牛盲马晒客


※Junoflo×Hash Swan

※NC一点17


※感谢@_围棋棋_ 帮我找资料【【【









那场自以为是旷日持久的暗恋始于春天,并终于同年春夏交接的时节。


Hash Swan的眼里有春天,——这是Junoflo对SimonD那“怀春少女”的比喻最直观的见解。

他韩语不至于差到听不懂八卦的制作人话中的揶揄,但面对这横竖看上去都像个小孩儿的青年、Junoflo暂时没打算真将话题往那方面引。

反倒是他出乎意料的被淘汰出局,同Hash Swan简单拥抱将要分别时,——Junoflo决意为满心不服的自己讨些铩羽而归的慰藉。

于是他擅自将这个Homie感爆棚的拥抱加深加重,将这几乎无法从任何人手劲儿下挣脱的小个子摁进自己胸怀,并拍着他的脊背将刚听来的词汇学以致用——

“你真的是用那种眼神看我的吗——恋爱中的少女?”


显然Junoflo的直男思维并不知晓这眼中春意盎然的小子当晚于自己房间内拿他做了怎样的肖想。

或许是因为他们共同挑选节奏准备合作舞台的过程令Hash Swan太过记忆犹新、或许是由于爆冷出局的Junoflo对制作人的有眼无珠感到不悦时的表情太有侵略性、又或许是因为最终不太Hip-Hop的离别的拥抱、亦或许是由于空有提问而没有回答的那句揶揄——Hash Swan在他自己的被子里完成了人生中第不知道多少次手【马晒客】淫。

他单薄的身体埋在尚未换薄的羽绒被窝里,两手抓着自己的性【马晒客】器更像是撕扯自己心猿意马的脑筋。他在心中呵斥自己该多想想巨【马晒客】乳的大姐姐甚至同场被刷下去的其他女选手,而不是光凑在一起听个节奏都像是要将他抄进怀中的Junoflo。

……Hash Swan咬着嘴唇抬起湿哒哒的手,仅凭体【马晒客】液浓淡他可判断不出自己今夜she了多少次。

但不论多少次,——有关男人都是他今生今世的第一次。



大概Junoflo临别时不怀好意的咒问太有效,Hash Swan即便赢了这人也没能走多远——就好比这来自海外赛区的家伙早已飞跃大洋,他却仍旧感到他们之间的距离仿若彼此毗邻心脏。

深感不该与不快的Hash Swan怀疑自己正在经历迟来许久的青春期,没日没夜的幻想与单方面的性【马晒客】爱令他与“怀春少女”没有半点相似:一来性别不对,二来性质——或者说兴致——也差之千里。

一度怀疑自己只是被莫名奇妙淘汰出局的景况给打击到的他花了甚至多过写歌的时间用以驱逐霸占他脑海的得瑟男人,而他只能无数次的将累积的精【马晒客】液赶出性【马晒客】器,仿若赶跑了欲【马晒客】望他就不会再为碰不到的男人意乱情迷。

“你看上去……有些纵【马晒客】欲过度。”

Hash Swan抬眼盯着ins弹出的消息提示,戳着在他的自拍下瞎说什么大实话的Junoflo的ID,假装他戳到的不是坚硬的屏幕而是鲜活的人体。


不久后Hash Swan如愿戳到了活的Junoflo,就在这人为了下一季比赛搬回首尔的年末——也是他意识到自己兴许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人一言不合就跑回韩国的当口。

他既没问Junoflo理由也没假意承诺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但显然这人只是找好了房子却没做好居住的准备,以至于明明只是被他约出来吃个饭的Hash Swan不得不陪同甚至没换多少韩元的这朋友采购生活用品。

Hash Swan给妈妈挂了个电话询问租房第一天要买些什么必需品,Junoflo伏在购物车上滑过他身边又退回来隔着区区一个手机听电话听筒里咋呼的女声叮嘱Hash Swan千万不要忘记戴【马晒客】套。

爽朗的海归青年愣了一下大笑着抓住Hash Swan的手,他扭过电话用打着卷儿的外国口音韩文同保守的妇女问好,答谢过这家人质朴而真诚的欢迎与援助后、放手前进两步推车前行。

Junoflo走了两步没见Hash Swan跟上,回头就见这人仍旧以同样的姿势捏着早就挂断的电话,oversize的卫衣袖口盖住他大半个拳头,偏偏露出他捏紧到发白的手指、与赧然到通红的脸颊。

至此Junoflo终于懂了——什么叫“恋爱中的少女”。



拜提前以一句玩笑话给他俩打过预防针的SimonD所赐——Junoflo居然只感到片刻惊讶便再无其他。

而后不过几秒钟,面色绯红却已经回复寻常表情的青年收起手机拿起母亲交待的东西,逐一放进不疾不徐跟在自己身后的购物车里、却不知Junoflo悄无声息的将每一个他慌乱之中拿重复的东西又放回货架上。

最后他们抱着一大袋与一小袋出了门——两个袋子都在Junoflo手上,皆只因为Hash Swan除了快点完成任务撒手离开这尴尬的景况之外别无它想。

可他忽略了Junoflo虽然长得极具侵略性、但再怎么也是头一次远赴他乡独自生活,因而直到他俩给这间清洁欠奉的出租屋做完全套扫除——Hash Swan早就累得连预计今晚借着Junoflo的邀约而平地起飞的飞机都不想打,就更别提什么他俩之间可提可不提的不尴不尬。


Hash Swan半靠在沙发旁边,他坐在地上几乎能直接睡过去,却在滑到地毯上的瞬间被坐在沙发上的Junoflo一把捞起来。

本打算让这大功臣在沙发上好好休息的洋派青年没想到这小个子居然这么轻,稍一拉扯便用力过猛、直叫Hash Swan趔趄着坐到他腿【马晒客】间。

昏昏欲睡的青年霎时醒了,他意图立刻起身,却不知身后这人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竟自后方像他们当初赛后分别时那样紧紧抱住他,贴在他耳边说:“你眼里有春天。”

这哪哪儿都不对的语法叫Hash Swan像是冬去春来找着头一道新蜜的毛熊崽,他口干舌燥心里痒痒,怕不是连同情欲一齐被唤醒在如梦似幻的春天里。

“Juno你……”

“你还以那种眼光看我吗?”

Hash Swan想要辩解自己并非什么鬼恋爱中的少女,他或许眼里春意盎然但绝非少女怀春,他只是发现了一片叫他憧憬的新大陆,在草长莺飞、万物滋长的美丽季节里。

可他没法多言就被下手超快的Junoflo扯掉他们黑泡风格的宽松裤子,与外裤的oversize不同的是他快被撑【马晒客】爆的窄小内【马晒客】裤,而很快他不好言说的这那那这都落进Junoflo的手中,叫他脑子轰的一声响彻春雷。

手,别人的手,Junoflo的手,——在仅有Hash Swan自己的手指碰过的私【马晒客】处大力碾压着,这理所应当与他每一次自我的幻想大不相同,却出乎意料比他所有独自排解的体感都棒。

他呜咽着软在这人腿上,两边膝盖弯都被Junoflo的膝盖骨顶着、这人两腿分开便叫他也不自居的岔开双腿。



有些事情就像春雨润物悄然无声,又像春风拂面滋长万物,身处其中会被乱花迷眼,但一旦察觉却会发现春意绽开在万事之间。

恰似Hash Swan向来少有情绪波动的面皮竟会从眼角红到耳根,而他充满平和力量却有怪物般魅力的小小身体摇曳在春情中,在名为Junoflo的欲流波动(flow)下随风逐浪——

这场他俩公认旷日持久的暗恋种于春天,并盛开于次年冬去春来的时节。


END


※大约有续篇【看swan有没有过第三轮= =


 
2017-07-19
/  标签: junoswan
   
评论(15)
热度(104)
【图文All禁 ※ 欢迎安利】
微博:@爹乃空谷幽兰聖污撕
※官能写手/NC17
※萌:逆/肉/3P/拉郎/女装攻
※雷:RPS不吃生子相关设定

【MHA爆中心】轰爆/爆豪派阀
【ACCA相关】尼吉/派利/斯帕
【奥尤/尤奥】奥塔别克&尤里
【高等rapper】YBNL
【SMTM】junoswan/欧元
【1031】尼克/林恩,大毛/艾勒
【GOT7】美泰港随机
【青火】偶尔鸡血产出
【宗凛】偶尔鸡血产出
【SimG】偶尔
【Drarry】偶尔
【JayTim】偶尔
【Spabossa】偶尔

已停产↓
TG/AK/K莫/贱虫/佐鸣/贺祁/无间双龙/GANGS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