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TM/JunoSwan]《sd. awesome》[NC17/end]

someday awesome


※牛盲马晒客


※Junoflo×HASH SWAN

《sb.hot》

NC17


※回收flag










播撒种子,收获果实,这令整年充满了因果的意义。


“……所以,今天要date吗?”

Hash Swan将手机竖到面前,确认来电人的名字后才答:“为什么?”

电话那头的人偏头以脸颊和肩膀夹着手机,用着扭曲的姿势摘了眼镜,冲镜片吹口气擦干净了才又戴上,并在接过女店员手中的咖啡时反问:“什么为什么?”

“我以为咱们见面就是见面……”

对方细而沉的声音因为将醒未醒而闷着口气,圆滑饱满的声线令这吧嗓子即便暗哑也并非刺耳——听筒里传来短暂的布料摩擦声,接着是骤然清晰了的声音,大约是这人钻出了被子:“干嘛要说是date?”

这边Junoflo捏着咖啡出了cafe,抬眼望向街对面林立高楼间的一栋,蠕动嘴唇发出数数的气声。

而后他听见电话那边“啪嚓”一声,——他数中的那层正中的窗户被人拉开了窗帘。


前夜写了整晚歌的青年看上去一片狼藉,Junoflo进屋了他还站在窗前,因关门声扭过脸来就见Junoflo那副前夜睡超好的模样。

Hash Swan扶着脑袋呜咽了声,后退两步又自觉摔回床上,他脑子里还是一晚上听了快一百遍的beat,见到Junoflo反倒连半句verse都想不起来了——“阿西,碍事。”

镜片后头的Junoflo挑了挑眉,浸淫老美文化多年的他不是很在意母语里的尊称,而回国后迅速掌握的韩骂则令他为这人的起床气笑了起来。

Hash Swan听他笑了又支起脑袋,想到夏天他每次精心装扮出随性而swag的模样去找这人date、却屡屡被他捞进被子里睡觉(字面上的意思),当下竟久病成医似的选择主动成为他曾经最不爽的模样。

于是Junoflo喝完最后一口冰咖抬眼,就见Hash Swan侧躺着掀开被子,拍了拍他身前空出的床垫。



“怎么?不date啦?”

Hash Swan揉了把他刚烫没多久就因为制作周期而疏于打理的蓬松头发:“说得好像咱们date过似的。”

他揉着睡眼盯着这人oversize的外套仅拉了2/3的拉链,见这人明明视力不错却戴了副平光镜,便在Junoflo扯掉脑袋后头的连帽前预料到对方肯定抹了发蜡……真是——假惺惺而活生生的swag。

整个夏天被晃点无数次的青年本打算让Junoflo尝尝精心打扮赴约但一场空的滋味,却没想这人拉下拉链脱了外套踹掉球鞋就往他床上扑,仿佛他这一身上下的swag都是专意为了来睡觉似的。


……哦,不是睡觉,是睡他。

——被Junoflo抄进怀里的同时立马被人抓住屁【马晒客】股的Hash Swan在心里补充到。


Junoflo向来是那种想到啥立刻就出手的人。

就好比他想做音乐就能立刻买了机票预约房子搬回几乎认识不了几个人的首尔,也好比他想做【马晒客】爱了往往一声招呼都不打就会出现在对象面前。

——Hash Swan就是这个对象。

这青年看上去这辈子也别想再长大的身体居然平静而柔软,半点没有Junoflo今晨起床时的湿【马晒客】意晨【马晒客】勃,这令好几天没见着人的他有些意外,但他本人对于意料之外的事可感兴趣得很。

Hash Swan只觉得自己被推出被子、大半个背脊都落在枕头上,Junoflo两手自他腿下边穿过,反圈着他分开的腿【马晒客】根、双肩拖着他的膝盖趴在他大敞的双腿之间。

这人本就看着危险的打扮因为背头与眼镜而更显侵略性,以至于Hash Swan看了一眼便忍不住两手摁到自己裤【马晒客】裆上,尽量平静的提醒:“我,我昨晚没洗澡、就睡了。”

“That's rude。”

这人简单的评价,却在Hash Swan松了口气儿时嬉笑道:“那我就不用嘴了。”



用不用嘴这件事对做【马晒客】爱有什么影响?

Hash Swan夹紧的屁【马晒客】股被Junoflo那比他结实的腹肌撞【马晒客】击时意识到——根本没什么卵影响。

——毕竟Junoflo用膝盖都能蹭得他射【马晒客】爆裤【马晒客】裆,又何况是比膝盖灵活得多的手指?

一宿没睡的青年着实没那个力气与这人博弈,便干脆撤了绷紧的腰【马晒客】力瘫着,自己的手摁着下【马晒客】腹上开始长毛的位置,既像是确认自己在Junoflo手下好好勃【马晒客】起、又像是压抑自身别那么快射【马晒客】精。

他这个样子令Junoflo加快手速,一边拉下裤【马晒客】链伸手进裤【马晒客】裆揉【马晒客】搓自己的、一边握着Hash Swan的性【马晒客】器以手指拧紧。

——于是这一直木着脸的青年发出今天第一声哼,辨识度颇高的独特声线令Junoflo手指顿了下,接着扭动手腕将握着对方生【马晒客】殖【马晒客】器的手顺时针扭了小半圈。

Hash Swan为此缩着腰几乎都从枕头上坐起身,——便如愿落入Junoflo臂膀。

压根儿找不到靠谱着力点的他只能紧紧抓住这男人肩头,被对方托着臀【马晒客】瓣抬起来些便松开手、下意识掀起接到这人扰人清梦的电话时胡乱套上的大码卫衣……将要脱掉上衣的青年恍然因自己对这档子事儿的习以为常而百思不得其解,两手一顿没了后续不说、就连他俩的姿势都变得叫人羞耻起来。

Junoflo见他僵在原地手足无措便拍拍他膝盖让他找好重心,自己则掏出旅行装润【马晒客】滑【马晒客】剂摸索着往他后腰上淋。

“你怎么还带着这个?”

“楼下买的,”青年慌张的语调令向来只见着对方面无表情模样的Junoflo很是受用,不巧也是头一次跟男人交往的他因此也一反常态的压低声线答——“还是你觉得除了你我还用得着这个?”


也不知这话究竟是说他是唯一一个男性恋人还是唯一一个被好好对待的恋人,Hash Swan不得不承认这句话他乐意听,甚至到了他愿意将他刚刚犹豫之后就没脱掉的上衣兜头扯掉的地步。

Junoflo眼瞅着这人在自己身上变成一只白【马晒客】条【马晒客】鸡,削瘦的身子骨上大片大片的纹身令他相对偏白的皮肤显得与他视觉年龄不符的色【马晒客】情。

……什么色【马晒客】情,是他淫者见淫。

Junoflo用地道的韩国俗语毫不留情的diss自己,接着扒着在他身上放松下来的Hash Swan的屁【马晒客】股蛋儿,分开抵上自己勃【马晒客】然的性【马晒客】器。



细小的种子成片播撒,然后感情萌芽恋爱开花。

Junoflo躬身把像树懒一般抱着他不撒手的Hash Swan用胸膛压进被子里,两手托着他的腰【马晒客】臀在他股【马晒客】间抽【马晒客】送。向来不大愿意发出声响的青年咬完他一边肩膀换了另一边继续,直到这人吃痛的求饶为止。

尽管身心都无比愉悦但两人都秉持要swag从而半个字都不说。

好在这是因果轮回的收获季节,一切都在本该出现的位置,各得其所。


END


 
   
评论(10)
热度(87)
【图文All禁 ※ 欢迎安利】
微博:@爹乃空谷幽兰聖污撕
※官能写手/NC17
※萌:逆/肉/3P/拉郎/女装攻
※雷:RPS不吃生子相关设定

【MHA爆中心】轰爆/爆豪派阀
【ACCA相关】尼吉/派利/斯帕
【奥尤/尤奥】奥塔别克&尤里
【高等rapper】YBNL
【SMTM】junoswan/欧元
【1031】尼克/林恩,大毛/艾勒
【GOT7】美泰港随机
【青火】偶尔鸡血产出
【宗凛】偶尔鸡血产出
【SimG】偶尔
【Drarry】偶尔
【JayTim】偶尔
【Spabossa】偶尔

已停产↓
TG/AK/K莫/贱虫/佐鸣/贺祁/无间双龙/GANGS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