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尤]《他与独击团》[ACCA13区监察课paro/PG]

 《馥郁 芬芳》短篇集预定中!

 本宣:《馥郁 芬芳》【本宣】

 预售:【预售戳我戳我戳我】

 转发抽奖wb:【无需关注,转发即可】

============================

独击团


※牛盲马晒客


※ACCA13区监察课paro

《二手烟》时间线2年前

※年龄操作/crossover/PG

※字数:7126


※私设总览:(部分补充说明见文末注释)

1、职位:总部副科长×巴登分部巡警

2、特大年龄操作:34×22

3、出身:普拉内塔区(沙漠地带/物资匮乏)×巴登区(首【马晒客】都/大都会)

4、制服:黑(上下黑色,身材好的人穿了贼拉好,酷【)×白(上下全白,黑帽子黑长靴黑枪带,骚【)

5、ACCA原设中香烟是奢侈品,本作沿用。









-7-


假使没有野心,光靠对除暴安良的向往,——优秀警【马晒客】校毕业生尤里·普利赛提觉得——,比起该死的警【马晒客】察,那他还不如当个侠盗。

莉莉娅教官因此罚他在卒业式后跑十圈操场,理由是他藐视警【马晒客】方权威、以及言行武断举止粗鲁——半点儿谈不上优美。

尤里扶正被他跑步姿势颠歪了的警帽,在发自操场正中的哨声的节奏下大气不喘的跑着。

他对于自己领到的白制服谈不上喜欢或讨厌,就好像被划入分部对他自身而言根本没什么影响。他唯独只是庆幸:好在他没那个背景进总部,不然他不就成了他最讨厌的“精英”了么?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讨厌精英。”

二年级时因为政【马晒客】变*而从弗罗瓦区民变成外国友人、进而从警【马晒客】校退学提前参加工作的克里斯给尤里换了个后视镜,尽管他一举一动看上去仍旧跟朵花儿一样、但修理厂繁重的工作与他下巴上新生的胡茬令他看上去总算粗犷了些:“或许你该主动申请调到总部,指不定你就会发现——”

“——发现我他妈就更讨厌那群精英了?”尤里咄咄逼人的截断他的话,不无讽刺的说,“你说得对克里斯,我该调到总部去,然后从内部将之瓦解,这样一切都将一了百了!”

克里斯扶额,并不想对唯独在这件事上猛钻牛角尖儿的尤里发表任何评价。尤里从他手上接过修缮完毕的警【马晒客】用摩托的钥匙,跨上车利落起火单脚点地;他在克里斯对分部警【马晒客】队记账的小本本上签过字后面向端起拍立得的克里斯,举着手机让这人将他、他的签名、与手机上的时间一同拍照存证——之后在一片轰隆声中扬长而去。


尤里在巴登*的风中疾驰,没有片刻偏离他被分配的巡逻路线,并在正午时分在广场附近停下,买了个热狗半靠在车上解决这含混的一餐。

趁着午餐时间他对着新装的后视镜一通研究,路人只当是这面容姣好的青年自恋至极,见他迎着阳光抬起脸才叹服这人的确有一张够他自负的好面皮。

对镜捯饬半晌的尤里过没多久听见无线电里发布的集合指令:市郊那儿出了乱子,警【马晒客】备指数还不低。

尽管对警【马晒客】察公事公办的日常工作没什么兴趣,但向来好胜的尤里不会放过任何展露实力的机会,他当下戴上头盔驱车前往市郊,做好准备使出浑身解数却在赶到集合地点时只见到已经开始善后工作的同事。

彼时的队长维克托禁止他们提问,与剩余两名黑制服交接完毕,而后直到收队都没再多发一言。

与尤里所预计的发展截然不同的现状令他很快缕清线索:大概又是那群黑制服们——总部监察课的精英——早于分部的警力到达此处,提前解决了事件并无意与他们分享案情。因而本该分管此事的分部警【马晒客】员反倒成了善后的清洁工,而那群精英无疑截获了全部的、压根儿就不属于他们的功劳。


尤里对这群专抢他人吃食的精英偷儿嗤之以鼻,不禁想到来时的路上望见的自远郊返城的车队。

仅有双向两股道的公路令他不得不与漆黑的车队正面会车,尤里一身纯白的制服还骑着全白的摩托,在这不宽敞的路面上仿若更替中的真夜与白昼。

他不动声色地以余光撇了眼与他错身而过的最后一辆轿车,降下一半的车窗里能看到个半阖着眼、嘴里却叼着根烟的男人。

就在他们会车的这一瞬,对方骤然掀起眼皮侧过脸来,自一片被灌进车窗的风吹散的烟雾中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

尤里想着对方的眼神不发一言,心下却意识到他今天上午才跟克里斯强调过无数次的言论:他,最讨厌,总部的,精英了。


——还是抽烟的精英。



-6-


早在警校毕业前的实习期便进入分部负责户籍管理工作的尤里正是在那儿头一次接触到香烟——那还是他连分部的长官都认不全的时候。

他家境普通所以日常生活中别想见到这市面上极少流通的珍贵奢侈品,而就连他们分部实习生都知晓的:总部监察课的头头——是那大名鼎鼎的“蹭烟的吉恩”*。


“吉恩·欧塔斯……科长?”

尤里头一次将外号与官阶对应上,发觉自己脑袋里对监察课科长之外的成员没有任何印象,忍不住就要伸手去拿在职人员档案。

与他一同整理户籍资料的同届实习生米拉刚清理完这块,赶紧拦下意图深究的尤里的手,叮嘱他快些完成自己的工作。

今天似乎有上级前来办事,整个分部都紧张起来,仿佛那群如约而至的黑制服不是来查资料而是来抓犯人一般。

在同学以及未来同事这儿碰壁的尤里脸色不悦的做完自己分内的工作,将资料送往楼上时不巧与几个黑制服的家伙共乘同一趟电梯。

尤里仅凭进电梯时状似无心的一瞥便确定这几名总部人员并非同一官阶,而其中身居上位的不是前面偶有交谈的几人、反倒是与他同处后排那后背几乎要贴到墙壁的沉默男人。

比尤里要早下电梯的几人门一开便匆忙出去,唯独最后这人在与他擦身而过时、反手摁住了关门键。

这人在缓慢阖上的电梯门缝间摆手让下属先去工作,继而摁下这层与尤里所到那层之间所有的楼层按钮,转身逼近尤里以听不太出来情绪的低沉嗓音命令:“还给我。”

尤里停顿几秒抬脸直视这敏锐的长官,挤出一个虚假的笑脸才答:“长官,如果你指的是你的烟,那它只是掉到地上了。”

这人喷出嘲讽的鼻息,转身将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地上的香烟拾起,手却托起尤里垂在裤缝边戴着平价电子表的左手腕,放到自己人中前面轻轻吸气。

“普利赛提警员,你要知道,香烟就像案底,哪怕你只犯过一次事,都会留下不光彩的味道。”他停顿片刻放下尤里开始发汗的手,在电梯到达楼层的“叮”声后转身走出电梯,“——等你抽过烟就知道了。”


空中传来的指教令当时尚且不知这人是谁的尤里恼羞成怒——他风风火火交了资料却在电梯间对镜检查老半天、确认自己的仪表上的确没有暴露任何身份信息后、他死活都想不明白:对方怎么可能叫出他的名字。

尤里带着这样的疑问结束实习回警【马晒客】校处理毕业事宜,直到毕业典礼上代表总部向本届毕业生致辞的长官在话筒前站定。

这即便混于身着同样制服的人群中依旧挺拔而威严的男人等候礼节性的掌声渐弱,在一片不安的寂静中张口,以他低沉的声音铿锵有力的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总部监察课副科长:奥塔别克·阿尔京。”

这人以标致的官腔对向往打击犯罪伸张正义、亦或是平步青云出人头地的新晋警【马晒客】员们说了一大通假惺惺的话——至少在尤里看来就是这样——不然他也不会暗自憋闷到因为口出狂言而被莉莉娅教官罚跑圈。

可当尤里大气不喘的跑完十圈,越跑就越气、越气就越想不明白的他不禁埋伏在校门口,意图拦下这人的车子质问这名他仅知对方一个名字的总部长官——你到底从何而知我的名字?



-5-


“小尤里奥。”

“是尤里,尤里·普利赛提——尼基福罗夫队长。”被点名的尤里回过神,接着才后知后觉的驳斥回去,“……你不能因为2队也在这儿开大会就这么喊我,毕竟胜生警【马晒客】员通过语境也该知道:获得表彰的是我而不是他。”

银发中年露出苦笑,摆手示意仅因同名就被点名针对的胜生警【马晒客】员不要在意,例行就近一周的工作对成为正式警员也仍旧表现杰出的尤里进行表彰。

对上级的表扬提不起任何兴趣的尤里百无聊赖的收获同期们敷衍的掌声,几秒种后他突的一愣,狐疑的瞥向已经暗下等来的走廊。尤里耐着性子听完乏善可陈的周总结大会,在即将转钟才获准散会之后飞快交枪刷卡追出大楼。

他不确定是自己眼花还是确有其事,——直到他冲出大院被自门边传来的烟味熏了个够呛、才换上那副冷飕飕却硬邦邦的不善表情:“阿尔京长官。”

被点名的人靠在门边,呼吸节奏半点没被打乱的抽完剩下的烟,接着掏出在整个巴登都算得上稀有的随身烟缸,将烟头扔进去扣上盖儿,一边把印有他名字缩写的小物件塞进胸前的口袋、一边郑重其事的回视尤里:“晚安,普利赛提警【马晒客】员。”

“从总部到分部步行二十分钟驱车五分钟,拜同一个案子所赐总部下班时间不该比我们早,——而就在刚刚我注意到会议室门外有个长得像您的家伙鬼鬼祟祟经过,追出来就撞见本不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儿的长官您,这一切还真是惊人的巧合。”

这人听着他口出狂言的挤兑也不恼,反倒是耐心等尤里说完才答:“不巧,我的确是来找你的。”

尤里显然不会为这越级太多的守株待兔感到任何惊慌,毕竟他今天一切都按部就班,甚至就连他驱车赶往城郊的路上都没闯哪怕半个红灯。

自认一切都天衣无缝的他扬起下巴露出个自信的笑,他显然知晓自己的容貌以怎样的角度看上去更具有攻击性,便慢慢压低脑袋、以略微上挑的视角直视长官的眼睛:“那恐怕您得失望了,我今天可是乖乖的,半点儿都没擅自行动。”

户籍资料上比尤里年长一轮的男人与在那日电梯里的冷淡决然不同的是——阿尔京长官在这年轻出挑的警员不犯事儿的时候倒总是以礼相待。

他手掌凌空挥了挥,等手指上缭绕的烟味散去一些才拍拍故作挑衅姿态的尤里的脑袋:“好,乖。”

霎时恼羞成怒的尤里猛地拍开他的手,好一会儿才想起是自己先在那儿卖乖,便梗着脖子哼了声。

奥塔别克不以为恼,收回手又要摸烟,见尤里一副不悦的表情也就作罢,将手抄进私服的裤袋里,仿造尤里之前的语气戳破他乖巧的皮囊:“那么你应该能够解释:为什么你的手机比手表快了五分钟?”


——这一刻令尤里切实体会到何为做汗毛倒竖。

他今天所为本该天衣无缝:按照上级随机分发的路线驱车巡逻,一如往常时间到克里斯的修理厂更换后视镜,然后继续巡逻直到正午到达广场上,收到分部的指示才得令而动。

唯一的问题只在于,他在修理厂将手机时间调快了五分钟,并在这五分钟里,与从警【马晒客】校退学销毁所有记录的黑【马晒客】户人员克里斯交换了情报。



-4-


从尤里骤变的脸色中获悉自己想要的答案的奥塔别克没有深究,他往前一步扣住尤里僵直的手腕,把人拖进夜间不会有人注意的巷子里,从一动不动的青年身上摸出手机,沉默着将里边所有信息逐一确认过后删空。

尤里这才猛地回过神来,劈手夺过自己的手机,发现就连通讯录都空无一物后一拳挥向这人。

奥塔别克单手生生接下这不论体力还是格斗机都领先于警【马晒客】校平均水平的青年一拳,发麻的虎口好一会儿才能堪堪握紧,便两手合力拧着尤里的手腕,将盛怒下的虎崽逼上墙:“我的号码是多少?”

脑子里条件反射的闪现出他从户籍资料中一眼记下的一串号码——尤里抿唇咬紧牙关:“我不知道!”

“很好。”奥塔别克微微撇起嘴角,“通讯录不该在你手机里,多动动脑。”

“去你妈的——”

“你想知道我是如何知晓你的名字的吗?”

尤里霎时停止挣扎,——这可令当下从事文职工作的奥塔别克轻松多了。

收获叫他满意的尤里的反应后,奥塔别克的表情也细微的柔和下来,他放松用全身力气制住这暴躁年轻警【马晒客】员的自己的身体,毫不规避地直视对方灼灼的目光:“你有战士才有的眼神,任何时候都是。”


沉默半晌后尤里终于张口,“这可不是答案。”

奥塔别克后退一步下意识又要摸烟,但他仍旧只是将手杵进裤袋便没了后续掏烟的动作:“对,这是我对你的感想,并不是答案。”

“……长官,我有些想法,也想查些东西,但我发誓我并未背叛入职时的宣誓。”

“我知道你想查什么,但仅凭一个新人警【马晒客】员,”奥塔别克指指尤里,“和一个被警【马晒客】方销户的卧底情报贩子,”他当然也对克里斯的身份了如指掌,“想查出分部的内鬼,——你们该知道这根本不够。”

被略微挫伤锐气的尤里低声答:“是,我只是个新人,老实讲早几天我甚至都不知道你是谁……”

“但也就这么几天你都记住我的电话号码了,还一眼就能看出我的官阶在他人之上。”——尽管除了曾经的五长官*外,鼓吹自由平等的ACCA总部所有在职人员都穿一模一样的制服。

奥塔别克顿了顿,想起当时尤里自以为不被注意的从他身上摸去一支烟,却在伎俩被他识破后、假意沉着的将那支烟扔到地上。

他从这人眼睛里看到自傲与反骨,更多的还是初登战场的年轻战士才有的执着的眼神。

——并非为了打击犯罪伸张正义,也对平步青云出人头地毫无兴趣。


“你很有能力,但你敢顺走长官身上的烟,就该做好被监察课知晓一切的准备。”奥塔别克慢条斯理的给出答案,并善意的提醒,“你看,搭乘同一电梯的路人都有可能黑进你的手机,这说明你的警戒心还是不够。”

这人讲道理时既不会摆出警【马晒客】校教官们那般孔武有力的威严、也不至于叫最讨厌精英的尤里感到被人说教的不痛快, 反倒是像个与他相识已久的老朋友,令尤里不自觉的安定下来。

他在心里怒斥自己这种心态不幸印证了长官对他的警戒心的评价,尤里还没发现他已经不知不觉的顺着奥塔别克的思路往下想,他只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进步,而刚好阿尔京长官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了求贤若渴——

“你可以摸爬滚打直至摔得粉身碎骨,也可以允许我成为你的翼下之风。”奥塔别克在夜色中向他伸出手,在夜风中待久了的男人手上早就没了香烟的味道,“一切取决于你,尤里,你要,还是不要?”



-3-


那之后旁人肉眼可见的——尤里仿若脱胎换骨。

他本就是警【马晒客】校最优秀的毕业生,在他们这届警【马晒客】员中也当之无愧的最为杰出,而一旦洗净初生牛犊那股浮躁的戾气、他便真成了只年轻的猛虎。

尼基福罗夫队长确定晋升即将调往总部时甚至有人猜测——普利赛提警员很有可能破格继任,成为分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队长。

“这时候这群人倒耳清目明了。”尤里捏着电话,丝毫不掩饰讽刺意味的向通讯网路那头默不作声的人抱怨,“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好好练练靶,跟他们出【马晒客】警我都怕被他们一qiang崩了。”

听筒传来的笑声低沉而节制,对方字正腔圆的报来几个名字,而尤里则夹着电话状似无心的从维克托队长身边经过,他礼貌地放低同电话那端的人调笑的声音,直到走出办公区才在无人的走廊上回复道:“让·雅克·勒鲁瓦。”


稳坐于办公室中的奥塔别克在纸质档案上圈出这个名字,纯金的钢笔头因为他的手劲儿犀利划破纸页。

这是他头一次如无大碍应该也是唯一一次在分部招揽人手。

他意识到快被官场与烟雾腐朽了的自己此刻急需尤里这样新鲜的血液——不论是他个人、还是他信赖的团体。

他确信这只年轻的猛虎能带给他截然不同新体验,这名闪耀的新星生来如此,就好比这人亮得发光的绿眼睛、无时无刻不以他富余的好奇心直面这个乏善可陈的世界。

这崭新的势头令奥塔别克不自觉多看了这个新人几眼——在电梯内,在之后递交上来的新人档案中,在他回母校宣读毕业致辞时主席台下的人群里,在仅有这人拒不承认错误被最后一次罚跑十圈的操场上。

而后他坐在车里,漆黑的轿车载着一身黑的而他驶出警【马晒客】校大门,他摸出支烟塞进嘴、将要点燃却见对方站在门边直视他的车窗。

经过特殊处理过的车窗令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而车内的奥塔别克却因尤里愤懑的脸色放下了打火机。

——他的伙伴太年轻了,既然尤里本就无意融入烟味缭绕的“精英世界”,那不如由他主动些,从腐败的云端跳下来,与这只猛虎一同脚踏实地。


尤里自觉将自己归为阿尔京长官秘密的部下,而奥塔别克却拿他当自己监察计划中重要的伙伴——这归根结底源自两人年龄与官阶的差距似乎并未造成过多的阻隔,反而令思维方式相似的两人产生了种足以忘却年龄差距的惺惺相惜。

他不自觉的开始信赖这名不大一样的精英,在奥塔别克的叮嘱下清空了自己所有公开的个人信息。他的手机里永远没有记录,即便是克里斯都不知道他们之中有了这么个强大靠山的介入。

尤里仍旧隔三差五晃去修理厂,借着修车的空档同这警【马晒客】方授意的地下情报贩子交换资讯,他迫不及待要将即将浮出水面的坏家伙一网打尽,——谁叫他早就不是最初那个空有一身横胆而无的放矢的自己。

“我怎么觉得你有些不一样了?”

“什么?”尤里在克里斯递过来的账簿上签单,并照例将之与自己调快五分钟的手机摆在一起给克里斯拍照留底。

“你好像充满了干劲,这是‘比警【马晒客】察还不如当个侠盗’的人该有的状态吗?”

尤里对克里斯的挤兑充耳不闻,反倒拍拍这永远跟朵花儿一般的男人的肩,好心情地告知:“等你抽过烟就知道了。”

“你抽过烟了吗?你哪来这么多钱?!——尤里!嘿!”



-2-


克里斯的质问被尤里扔在身后的风里,他照常驱车按他每日随机领到的路线巡逻。

自称JJ的新队长今天早晨就在他们面前上任,早从奥塔别克那儿获悉这个消息的尤里几乎要按捺不住自己勃发的野心。

他刚进分部就发觉到异样的端倪,眼下蛛丝马脚都展露在自己眼前了,他就更没理由姑息放过。

收到警【马晒客】队集合指令的他一个甩尾调头往集合地点疾驰而去,先于所有同事到达的他毫不意外的见着从他这儿获悉确切地点便先发制人的黑制服们。

奥塔别克抬眼朝别处扫了眼,尤里便心领神会的躲去暗处,直到分部警【马晒客】力陆续集结才假意姗姗来迟。


头一回被总部监察课截胡的JJ脸色别提有多难看,这只善于隐藏行踪的狐狸转眼换上平日潇洒的笑脸,却趁人不注意向盛名在外的长官抵上一支烟。

奥塔别克看了眼接过烟收进自己随身携带的烟盒里,他抽出铁盒另一半那整整一排一模一样的香烟中的一只返还给JJ,但被对方礼貌的回绝了。

于是他便抽出JJ送的烟塞进嘴里,象征性的叼着也不点燃,接着就见JJ满意的提了提嘴角,转身回到人群中去。

与此同时奥塔别克顺着几乎扎在自己脸上的视线看回去,尤里恰恰在他视线的终点、直盯着他嘴上的烟。

奥塔别克下意识垂下眼帘,摘了烟收进口袋。

半晌他突然回过神来——他什么时候默认自己开始戒烟了?


当晚的碰头被选在奥塔别克独居的豪华公寓中,他们就如何将谨慎行事的JJ引蛇出洞计划了很久。

在这监察课的长官那事实一般的铁证下,尤里不得不认同这将是一场持久战,空有猜测而没有关键证据的当下他们能做的就只有等。

尤里坐在厚实的地毯上仰脖靠在沙发边沿,他偏脸就见luo着上身的奥塔别克一边擦干头发、一边摸到眼镜戴上,开始认真阅读他们搜集到的资料。

不在总部就不多打理的头发沾着水珠耷拉着,对方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少有的透着股惬意——相比之下尤里却仍旧穿着一身白制服,尽管体态并不拘谨、但身体仍旧感受到束缚。

自认与长官兼同伴的奥塔别克相处已熟的他抠着领口松开领带,完全没意识到侧后方的男人已将视线从纸上挪到他身上,便被冷不丁出声的奥塔别克吓了一跳——

“带些便服过来吧,在这儿不要感到约束。”

“你在邀我同居吗?”尤里打趣的调笑着,转头见奥塔别克半点儿玩笑样子都不带的望着自己不禁呼吸一窒。

“不,显然不是。”

奥塔别克摘了眼镜,周身上下没有半点烟味缭绕的他眼见尤里立马放松的表情,眼底终于能瞧见些笑意。

于是他孩子气地粘着沙发滑到地上,同尤里在同一平面了才侧过脸看他:“现在是了。”



-1-


他们俩各自的世界自此拼合到一起,因充满惊情而惬意。



END


※注释:

1、政【马晒客】变:【ACCA】原作主线剧情,对本文造成的结果就是弗罗瓦区(克里斯家乡)独【马晒客】立,克里斯因此从国民变成外国旅客,被警【马晒客】校借此销户,直接以修车厂情报贩子身份开始卧底工作。

2、巴登:多瓦首【马晒客】都,尤里故乡,大都会。

3、蹭烟的吉恩:【ACCA】原作男主角,在本作中升职为监察课科长,是奥塔的顶头上司。

4、五长官:【ACCA】原作中总部领【马晒客】导,政【马晒客】变后解散。


※解释一下:

正式成为恋爱关系的时间点应该在《独击团》之后《二手烟》之前。

本篇没有写loveline,可以理解为惺惺相惜产生默契,自然而然走到一起。

要不本子再多写一个加笔吧【【【



=====================================

【奥尤】篇目汇总&链接&计划 [170725更新《独击团》]


 @佐久間花明 




顺便一提本子目前字数↓


今晚再写3个小加笔就关窗啦!!!

 
   
评论(5)
热度(46)
【图文All禁 ※ 欢迎安利】
微博:@爹乃空谷幽兰聖污撕
※官能写手/NC17
※萌:逆/肉/3P/拉郎/女装攻
※雷:RPS不吃生子相关设定

【MHA爆中心】轰爆/爆豪派阀
【ACCA相关】尼吉/派利/斯帕
【奥尤/尤奥】奥塔别克&尤里
【高等rapper】YBNL
【SMTM】junoswan/欧元
【1031】尼克/林恩,大毛/艾勒
【GOT7】美泰港随机
【青火】偶尔鸡血产出
【宗凛】偶尔鸡血产出
【SimG】偶尔
【Drarry】偶尔
【JayTim】偶尔
【Spabossa】偶尔

已停产↓
TG/AK/K莫/贱虫/佐鸣/贺祁/无间双龙/GANGS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