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A/尼吉]《同盅共酒》[非典型ABO/双B伪AO/NC一丁点17]

同盅共酒


※牛盲马晒客


※香烟过敏A型Beta尼诺×酒精过敏O型Beta吉恩

※非典型ABO/NC一丁点17


※基本私设:

1、ABO属性随着年龄增长自然显露,并非天生促成。

2、Alpha从第一次发【马晒客】情起显露性【马晒客】征,此后每月一次发【马晒客】情【马晒客】期,必须身寸米青才能平息。

3、Omega仅有初【马晒客】潮,时间不等,初【马晒客】潮过后信息素的味道趋于平淡,仅在爱情促使下才能诱发Alpha的发【马晒客】情【马晒客】期。

4、Beta生理上对双方都无感


※本篇私设:

1、尼诺信息素=烟,吉恩信息素=酒【无误

2、尼诺香烟过敏,过敏症状会激发信息素的Alpha面

3、吉恩酒精摄取过量后同样会激发信息素的Omega面








吉恩时不时就会下意识摸烟,但论及成瘾,大概远不及尼诺的酒癖。

他直言不讳自己无时无刻不渴望尼古丁以刺激脑子里早已对诸事麻痹的神经,同时对每次宿醉的不适消散后仍旧欣然赴约与恶友痛饮的自己敬谢不敏。

他想不明白尼诺怎么就这么热衷于基味不同但再怎么说也都是酒精的饮品,但一想到自己对香烟——或者说是“身上有烟”——也有近乎病癖的痴恋,便也只能在心里叮嘱自己:想想你的酒品吧吉恩·欧塔斯,别再被这人牵着鼻子走了……

“吉恩,你醉了,你喝多了。”


——去他妈的鼻子!


“我不是,我没有,”吉恩红着脸伏在桌上,迷瞪着两眼哼哼唧唧。


——去他妈的酒品!


“我还能喝。”


——去他妈的……唔、呕……


吐过之后好受一些的吉恩拒不承认自己的失控与失态大概原自对美丽而优秀的女性Alpha部长、与温和而支持他度过最困难时光的男性Omega长官的双重失恋——他甚至不认为面对这对宿命之人、身为普通Beta男性的自己有真正称得上“恋爱感情”的情绪,但莫芙部长与格罗苏拉长官婚期在即,他心态上难免有些波动。

这一切都被尼诺看在眼里,——吉恩想,否则也不会约他出来开怀畅饮。


首次喝吐的男人多少也算盛名在外,他竖起衣领捂住脸,希望至少不要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但整理衣襟的姿势令掏烟变得理所应当,因而尼诺在洗手间门口久等没见这人出来进门找人时,就看到吉恩以一副怅然的表情叼着烟,——却也只是叼着。

“怎么,忘带火?”

吉恩掀了掀眼皮表示默认,他向来不指望尼诺在这事儿上能对他起什么帮助,但他当下迫切需求尼古丁——或者类似的味道:“或许我可以找酒保借个火?”

“或者你也可以回家再抽。”

尼诺直盯着露出苦笑的吉恩,毫不留情的指了指被占用的唯一一个允许抽烟的隔间。

吉恩耸肩,摘掉唇瓣间的香烟塞进烟盒里:“我只是觉得,有你在的时候,烟会变比较好抽。”

对方哑然失笑:“这是什么话?”

“我不清楚,香烟吸进肺里会呛、从鼻腔喷出来会辣,但你在身边时不会,烟味仿佛能通过表皮吸收一般,”吉恩经过他身边,尽自己所能的描述,“会变浓郁,同时很顺滑。”

“我也一样。”

吉恩在他身边停住:“什么?”


面色未变的男人横手截住将要出门的友人,这不知脱下衣服究竟有几两肉的家伙竟不费吹灰之力便将吉恩捞进隔间,“啪”一声甩上门,在这能且仅能容下他们两人的小空间里直面吉恩。

距离越小越见魄力的盯视令吉恩不自觉想别开视线,但他刚刚才在这儿吐过,密闭空间里的冲天酒气令他身体发热。

他说不清自己是怎么了,抬头瞥见天顶上飞速转动的换气扇,但酒气没有消散反而更加浓厚——并且正如刚刚他对烟味的描述那般,眼下将他缭绕的酒气从嗅觉上的刺激变成了类似体感一般的知觉。

吉恩揪住敞开的领口急促的大喘两声,抓住尼诺朝他伸来的手腕,合上马桶盖颓然坐下,没话找话的想要破除这尴尬的氛围:“你说得对,我的确喝多了,这感觉真不好受。”

可他没等到尼诺略带调笑的附和,却见尼诺反托住他的手、在他面前蹲了下来。

“尼、”“嘘。”

他们在这窄小的隔间里安静下来,隔壁那唯一允许抽烟的隔间从隔板底下的空隙里飘来浓烈的烟味,混着并不好闻的酒味变得令人作呕。

并不打算“吸”这种二手烟的吉恩皱眉掩住鼻,却见尼诺闭着眼吸了口气。

接着他睁眼盯着吉恩,用口型做出“呼吸”二字。

吉恩愣了下,打算照做却着实没法,——因为他被尼诺抓住手腕,而这人单膝着地,借着这个着力点,仰头碾到他嘴上。


霎时屏不住呼吸的吉恩猝不及防被灌进一口烟味——且显然这并非物理上客观存在的香烟。

尼诺挤着他两片唇瓣张嘴分开,吉恩嘴里的酒味与漱口涮不掉的酸腐味道谈不上好,但这人尚未察觉的源自他微弱的信息素的变调酒味却令尼诺心跳如雷。

“唔、尼诺……”

吉恩微弱的声音摩挲着嘴唇令尼诺停下,但他并不打算退后,比看上去要结实许多的胸膛平稳的起伏着,将每一口喘息都渡进吉恩口中——于是吉恩更清晰的吃到烟味,诚如他所言般浓郁顺滑。

他因为惊奇而瞪大半阖着的双眼,显然已经意识到这股子只要尼诺在他身边就叫他为烟雾着迷的烟味并非出自香烟本身——而是出自眼前这人。

“尼……诺,喂、尼诺!”

吉恩挣不开这人的手,只能竭尽所能的往后退,争取到的细微距离却也只够大喊尼诺的名字。


这人应声停下,大发慈悲的后退几公分,两眼却仍旧盯着吉恩。

半晌他问:“你不知道自己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么?”

“什么味道……我是Beta,知道这有什么用?”

尼诺抿唇,状似思考的过了片刻才问:“你知道饮酒过量时你的信息素会变么?”

吉恩本就因为尼诺的攻势而瞪大的眼睛更是圆睁起来:“什、什么?”

“那你知道——”尼诺没有回答他的诧异,反而兀自抛出下一个问题,“闻到烟味我的信息素也会变么?”

接二连三的问题令吉恩懵了,这下他连惊诧的喉音都发不出,只能干张着嘴瞪着尼诺。

“吉恩,吉恩·欧塔斯,男性Beta,你的信息素很淡但不是没有,基味是酒,饮酒过量时信息素会变浓,性质偏Omega,信息素的味道会因为摄取不同种类的酒而改变,今天是黑俄,是我喜欢的巧克力味。”尼诺安然说完,接着起身,用两腿之间夸张的隆起顶着吉恩的膝盖,“而我,我也是Beta,信息素微弱到几乎不被察觉,但是尼古丁的味道,只要摄入烟味我的信息素就会暴涨,会被Omega乃至Beta识别,因为我香烟过敏后的信息素偏Alpha。……所以——我在你身边时烟会变得好抽?”


吉恩呼吸一窒,只觉得脸上仿若火烧,并不知晓他双颊早已染上醉意所无法达到的酡红,当下只想逃离这窄小空间内越见逼仄的盯视。

但他的身体又不自觉的适应这人的视线,——不论是岁月使然还是出自这人长久的陪伴,他只得承认他早已熟悉并享受这样的注视,尽管当下他能清晰的从尼诺眼中读出出自天性的欲【马晒客】求。

“……你说你现在偏Alpha而我偏Omega?”吉恩苦闷的长叹了声,“这算什么,我们明明不该被生理上的本能驱使。”

他这么说着却下意识分开【马晒客】腿,膝盖顶着的男人的腰【马晒客】胯因而杵进他两腿之间,随着两人渐近的距离意图嵌合在一起——然而同样勃【马晒客】起的器【马晒客】官令他俩不可能纹丝合缝,迫切的挤压碾揉令没出息的男人们坦诚直面欲【马晒客】望,尼诺因此垂下头,第一次挪开了他因为感情而灼热的视线。

他说:“这的确源自本能,但并非出自生理。”

尼诺抬起头来,向来自在而充满余裕的脸上陡然生出一丁点不易察觉的赧然神情,接着他伏到吉恩肩上,在一片与实物截然不同的烟酒交杂的信息素的味道中,拉下了对方的裤链。


骤然浓郁起来的烟味令这本该信息素淡薄的Beta男性仿若一只被催入发【马晒客】情【马晒客】期的Alpha,而本该无法识别这等猛烈信息素的吉恩则用身体里每一个神经元贪恋的吸着源自对方本身的烟味。

他开始能闻见稀薄的酒气,与他今晚喝多的伏特加打底的黑色鸡尾酒差不多,带着点儿巧克力的味道——恰恰是尼诺偏好的口味。

而他不知道的是:这样的气味在尼诺闻起来仿若打翻的酒桶,他经年累月注入的感情令这味道一如年岁越久越见香醇的美酒,将他瞩目的人包裹出他心仪的味道。

吉恩脸红得像是被煮熟了,体温蒸着酒气令他醉了一回又一回。

他在尼诺手里像是成了台精【马晒客】子泵,只要这人握住“手柄”就能压榨出他稀薄的jingye。

于是尼诺周身缭绕的烟味也像被体【马晒客】液打湿,在这本该弥漫着刺鼻味道的小空间里,创造出两人都为之意乱情迷的气息。


他们两人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独独生出对方青睐的信息素,却又偏偏生来就是不受本能束缚的Beta。

这注定他们不会干柴烈火一触即发,但又细水流长,一如烟头的火星偏来煮酒——却煮熟了两只倒霉的青蛙。


END



#十年来没有一次标pwp就写出了pwp反正写完回头又要删pwp【# 

 
   
评论(2)
热度(83)
【图文All禁 ※ 欢迎安利】
微博:@爹乃空谷幽兰聖污撕
※官能写手/NC17
※萌:逆/肉/3P/拉郎/女装攻
※雷:RPS不吃生子相关设定

【MHA爆中心】轰爆/爆豪派阀
【ACCA相关】尼吉/派利/斯帕
【奥尤/尤奥】奥塔别克&尤里
【高等rapper】YBNL
【SMTM】junoswan/欧元
【1031】尼克/林恩,大毛/艾勒
【GOT7】美泰港随机
【青火】偶尔鸡血产出
【宗凛】偶尔鸡血产出
【SimG】偶尔
【Drarry】偶尔
【JayTim】偶尔
【Spabossa】偶尔

已停产↓
TG/AK/K莫/贱虫/佐鸣/贺祁/无间双龙/GANGS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