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A/派利]《同盏共茶》[非典型ABO/病态/NC21]

同盏共茶


※牛盲马晒客


※Alpha派因×Omega莉莉

※非典型ABO/病态/监【马晒客】禁/失【马晒客】禁/NC21


※基本私设:

1、ABO属性随着年龄增长自然显露,并非天生促成。

2、Alpha从第一次发【马晒客】情起显露性【马晒客】征,此后每月一次发【马晒客】情【马晒客】期,必须身寸米青才能平息。

3、Omega仅有初【马晒客】潮,时间不等,初【马晒客】潮过后信息素的味道趋于平淡,仅在爱情促使下才能诱发Alpha的发【马晒客】情【马晒客】期。

4、Beta生理上对双方都无感









弗拉瓦的日光滋养了整片花海——大约源自朱莫克地区对于农业的执着、以至于派因对于同样需要空气水分与土壤的栽培的鲜花也颇为上心。

他在老家有一片尚未开垦的原野,在就任五长官之前他曾苦恼于在这儿种植什么作物,而就任五长官之后……他结识了利利乌姆。


假使与利利乌姆微不足道的茶友关系——同为五长官、共用下午茶——是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那么政变就像把无形的镰刀——无论刀刃是否锋利、无论结果是否成功,都轻而易举便能将之切断。

好在派因是地道的朱莫克人,他懂得如何使用镰刀才令他看上去像农夫而非死神,因而他隐于无形伺机而动,为真正瓦解政变的势力推波助澜,最后在利利乌姆质问的瞪视下露出点到即止的笑意。


帕斯蒂斯将之理解为恋情破裂的苦笑——颇有股高岭之花睥睨苍生的理想主义优越感;反倒是同为Alpha的斯佩德看人向来准确,经过他身边时甚至没抬眼道:“适可而止。”

派因扶着眼镜点头应和,体内氤氲不散的Alpha信息素特有的戾气正无声而疯狂的喧嚣——他终于等到这个时机:为他杂草丛生的地皮移植一株芬芳的褐色狂花。



卸任五长官后便对外宣称安心务农的派因摘掉草帽挂上墙,反手带上笨重的拉门,在一声凄厉的金属摩擦声中走进被烈日烤得发干的玻璃花房。

药物驱使下的Omega散发出被放大了的信息素的味道,百合花的清幽芬芳变得浓郁而强烈,叫这壮实的农夫不得不屏住呼吸、一言不发的逐一查探室内温度与湿度。

仅着工字背心的结实体魄在强光照射下不自觉地渗出汗水,而随着汗液蒸发掉的除了他的体味还有Alpha难以描述的信息素的味道。

派因走近花房正中的花台,弯腰在高至他膝盖的花盆里摸索着,抓住虚软的一双脚踝,将两手被吊在横梁上高举过头顶的Omega托在半空中。

神智不太清醒的男人无力地垂着脑袋,尽管身体被禁锢却仍旧获得妥贴打理的头发乌黑光亮,仿若黑百合光泽水润的花瓣,令精心栽培的男人忍不住一亲芳泽。


派因花了极大代价将这株百合移植到这儿,好在一切都因结果而值得。

他时刻铭记这座玻璃花房正式启用的那天——就在政变宣告失败的隔天,也是弗拉瓦脱离多瓦共和国宣布独立、并与曾经的祖国切断外交的那天。

他深知这株褐色狂花一旦出关就没有再度踏上这片国土的可能,便竭尽所有积蓄与人脉、打通关节疏通网络,令对方毫无知觉踏上的私人飞机改线飞抵朱莫克的机场。

在那儿候着的男人周身撒发出一股不好形容的氛围,直叫察觉不妥赶来探寻的斯佩德大呼不妙。

但他阻止不了陷入疯狂的派因,而派因更是面带他惯常的笑容、驱车载走后备箱里散发出绝妙气味的Omega——



【心情不好的发泄车/黑化/病态/OOC】


END

 
   
评论(4)
热度(54)
  1. 江傲牛盲马晒客 转载了此文字
  2. cesia牛盲马晒客 转载了此文字
【图文All禁 ※ 欢迎安利】
微博:@爹乃空谷幽兰聖污撕
※官能写手/NC17
※萌:逆/肉/3P/拉郎/女装攻
※雷:RPS不吃生子相关设定

【MHA爆中心】轰爆/爆豪派阀
【ACCA相关】尼吉/派利/斯帕
【奥尤/尤奥】奥塔别克&尤里
【高等rapper】YBNL
【SMTM】junoswan/欧元
【1031】尼克/林恩,大毛/艾勒
【GOT7】美泰港随机
【青火】偶尔鸡血产出
【宗凛】偶尔鸡血产出
【SimG】偶尔
【Drarry】偶尔
【JayTim】偶尔
【Spabossa】偶尔

已停产↓
TG/AK/K莫/贱虫/佐鸣/贺祁/无间双龙/GANGS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