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rapper/YBNL]《低等动物》【第一章】[YoungB×NO:EL/tbc]

低等动物


※牛盲马晒客


※YoungB×NO:EL/梁洪源×张龙俊

※高等rapper延伸/高中背景/中二


※荣光自首,牢底坐穿!









【第一章】


1、


在接到指示之前,梁洪源已经对张龙俊略有耳闻。

他光知道女生们似乎有在谈论这个报到一周却仍旧没买制服的转校生,但他们不在一个班,他又几乎没怎么按点上过课,想来也只知道这么个名字、乃至这么个发音而已。

然后他接到指示,——才头一次将音节与汉字对上号。

“噢,这不挺气派的么。”

梁洪源扭过他睡肿的脸,不出意外地瞅见Luda吊儿郎当的戏谑表情:“什么?你说‘张龙俊’?”

“你该记住有人气的同学的名字,不然怎么能很好的融入集体呢?”

“你讲真?”梁洪源懒得理会Luda的嘲讽,翻身在破旧的沙发上睡下,捞被子的手在空中顿了下,挥出个软绵绵的拳头,“——揍死就好了。”


他们Dickids最初并非因为什么复杂的原由才聚集在一起,好像只是大家闲着又刚好有共同的爱好,便找了个地界划山为王,现在提起也算小有名气。

身为未成年人只能在违法经营的夜场间歇性出现,梁洪源跟在他们后头,却反倒是被认出最多的那个人。

他抬眼掠过周遭对他或跃跃欲试、或指指点点的人群,瞥见个此处唯独不少见的同样年轻的男孩,在原地待没多久就牵了个女孩儿走了。

梁洪源眯起眼睛顿了会儿,说不上有哪儿不对,却直到次日到学校时才意识到——那人穿的是他们学校的制服。

横竖算得上校内反面典型的梁洪源将那他爸花大价钱将他塞进去的学校里那群土包子们逐一筛过——得了吧,他压根儿都不记得同学都有谁。


——但他至少知道一个转校生,名字叫“张龙俊”。




2、


“张龙俊学生,涉及有伤风化的违法活动,因此留校察看。”中年早秃的教头宣读完毕处分决定,听体育馆大门处传来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在全校师生回头时注意到了人群视线焦点的另一问题学生——“梁洪源,这都几点了?”

梁洪源一言不发走进大约是他所在的班级的队伍,——判断依据是刚开学时向他告白的女班长被Bully剪掉了一头秀发——,他走到一眼也不敢看他的寸头女孩儿身边,便距离主席台不过几步之遥。

对这些害群之马向来不屑一顾的教导主任并不打算在他身上过多浪费时间,转身指着唯一站在台上的男生道:“你,听到了?”

男孩抬起头来,他没穿制服,黑白条纹的宽松体恤罩在他削瘦的体格上,袖子长过了虎口。

“哦。”


对方额前过长的碎发令他的视线得以不与任何人相交,与此恰恰相反的梁洪源则在几乎没有任何头发遮掩的状况下,以露骨的视线上下打量这个问题学生:他见过这人。

——而且恰恰就在头天夜里,在他获悉“张龙俊”是任务目标之后、在他驻足观望因而忘记跟上Dickids其他伙伴时。

于是梁洪源张口:“说是有伤风化,是指未成年性【马晒客】交易?”

他中气十足的低音令寂静的体育馆里霎时响起苍蝇般叫人头疼的议论声,而就在教导主任怒上心头质问他前,他高举起右手——

“我要自首,老师,张龙俊同学买【马晒客】春时我就在他旁边。”




3、


如愿留校察看的梁洪源擅自离开了自己的教室,——看人这事儿轮不到女生,而他们副班长虽说倒是个男孩儿、却俨然一副连只蚂蚁都弄不死的样子。

梁洪源谈不上威胁更用不着出手,他只是起身就叫这无论如何不愿接手这烂摊子的怯懦男生吓得半死,便好笑的敲了敲桌子:“数到三,你不走我就揍死你。”

然后他在这人手忙脚乱地收拾东西跑出教室后逐一扶起被慌张而惊恐的对方撞倒的桌椅,接着步出班级身体一侧虚晃的蹭着墙壁、一间一间教室的查探过去,直到他随手扫过的手指不费吹灰之力的拨开了这层楼唯一没上锁的那扇门。


“你为什么撒谎?”

梁洪源进门就听这么句疑问,愣了下才扭脸瞥向右手边门旁的角落,与坐在角落里的人打了个照面:“——那你呢,张龙俊同学?”

“哦,你说制服?”张龙俊扬了扬脸,遮住眼睛的碎发分散到两边,叫梁洪源终究与他对上视线,“哎噫,太丑了。”

并不觉得此时该发笑的梁洪源不知为何提了提嘴角,昼夜颠倒的生活致使他最近脸上浮肿得厉害,但张龙俊那张棱角分明的小脸儿显然昭示着其主人并没有他这样的烦恼。

梁洪源放下包,照他往常那般撸起袖管,手还没碰到对方便先给出了此前张龙俊的质询的答案——

“你好,张龙俊学生,有人让我解决你。”




4、


YoungB作为近来才叫人记住的名字,除却他在已经足够亮眼的Dickids里占有一席之地外,更多的大概是跟在这个代号后面的一系列暴力事件。

整个crew都是问题儿,他也理所应当是个混混——常有自知之明的梁洪源丝毫不以为耻。

但区别于其他恶友的一点在于:梁洪源和Luda一样,他俩受雇于同一人,总时不时替对方解决一些问题……或者人。

而张龙俊——刚好是这次的“问题人”。


打算速战速决的梁洪源一把揪住不知为何偏偏要坐在这背光角落里张龙俊的领口,却在提起这人的同时亦瞧见对方被提起的体恤下边垮到膝盖的裤子。

“呵。”

见着传说中的YoungB瞪大眼睛的呆滞神情的张龙俊嘲讽的笑出声,趁梁洪源还没搞清状况一把拂开他的手:“surprise,梁洪源学生,如你所见,我正在撸【马晒客】管。”

张龙俊后退两步提起裤子,不知真假地抛出这话,见梁洪源惊诧完了皱起眉头,也不恐惧也不惊奇,如他所料的被这远近闻名的暴力分子揪住头发摁上墙——“你乖乖去死,我不想节外生枝。”

他冷淡的低音如此宣告,虎口掐住张龙俊的脖子,却听外面传来女孩子怒气冲冲的娇声。


“就是这儿,老师,张龙俊同学他、他非【马晒客】礼我!”




5、


被值班教师抓个正着的两人分别因非礼与校园暴力被判集体劳动。

直到这时梁洪源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图省事儿贸然接近张龙俊的自己,大概不巧落入了对方的圈套。

他俩站在空无一人的操场上互相不搭理,谁也没打算真动手捡垃圾的两个人因而又被罚去扫厕所。向来不在学校多待的梁洪源脸上那叫人胆寒的表情丝毫没影响到张龙俊,这人进去溜达一圈出来,反手指着身后:“你要做吗?我是绝对不做的。”


说着这话的人当下看上去有了股头天夜里令梁洪源注意到他的邪气,他语焉不详的“做与不做”令梁洪源想到这人被定罪的未成年性【马晒客】交易,以及头天夜里穿着制服风光带走全场最漂亮的妞儿的男孩儿。

于是梁洪源头一次换上疑问语气:“张龙俊同学,你昨晚在那儿做什么?”

“这要问你了Young B xi。”

无异于承认的确给他下了套的男孩儿毫不避讳的提及梁洪源道上的名字,将这岁数年轻但资历并非青涩的男孩儿那仅存的一点好奇心勾了起来。梁洪源上下打量张龙俊几许,不禁提及前夜他之所见:“那个女孩儿挺漂亮的。”

“你喜欢这种?”

梁洪源冷笑着挤兑:“你也挺漂亮的。”

“诶,骗人的吧。”

张龙俊转头笑了,俨然没有任何浮肿问题的紧致小脸上透出股将熟未熟的天真性感,令梁洪源安静了片刻随即眯起眼来——“不骗人,我反而喜欢你这种。”




6、


被同龄同性开性玩笑对张龙俊而言倒是个新体验。

他毫不避讳的掀起他黑白条纹的大T恤,露出他削瘦的成排肋骨,两眼却没有半分认真意味的问梁洪源:“你说这种?”

梁洪源则直盯着他,视线未曾从他眼睛上挪开分毫:“我说——”


他随声而动,手掌扣到张龙俊脸上将他捞进散发出骚臭的男厕,直将这人削瘦的身体擂上贴着残破瓷砖的斑驳白墙。

张龙俊为这力气上直观的差距发出驳斥的低吼,但不论如何挣扎他也没法从梁洪源手上脱出,便只能两手紧扣着对方的手腕试图将之从自己脑袋上挪开。

而后过不了多久,梁洪源的确挪开了手——这人仅凭单手在张龙俊两只手掌用力的掰扯下仍旧易如反掌的从他脸上挪去了颈间。他依然掐着张龙俊的脖子压迫皮层下纤细的气管逐渐感到窒息,接着却鼓起胸膛深吸口气、碾上张龙俊发白的嘴唇往里渡了口气。


“这种。”

他在张龙俊嘴上碾出这两个字,接着腾出双手揪住张龙俊的T恤,用力一扯便撕烂了它。




7、


仍旧不觉得自己引火烧身的张龙俊反倒咳嗽着笑起来,两臂屈起捞着被暴力撕烂的T恤仿若松垮的套这件开衫,却一手捂着被掐出红印的脖子喘【马晒客】息、一手抓住梁洪源的手。

他引着这只手从他削瘦的肋骨一路摸上同侧的乳头,观察着这人脸上一成不变的神情,最后问他:“梁洪源学生,你知道为什么是我么?”

梁洪源盯着这张被粗暴对待过后更见冶艳的阴翳小脸,冷不丁发觉自己暴戾的占有欲开始浴血腾起:“我不知道,但我现在迫切的专注于这件事。”

“你该知道你上面是谁,以及为何目标会是我。”

张龙俊抓了把头发露出整张脸,他额头上以华丽的字体纹着几个字母——


LUST。



tbc..



 
   
评论(4)
热度(48)
【图文All禁 ※ 欢迎安利】
微博:@爹乃空谷幽兰聖污撕
※官能写手/NC17
※萌:逆/肉/3P/拉郎/女装攻
※雷:RPS不吃生子相关设定

【MHA爆中心】轰爆/爆豪派阀
【ACCA相关】尼吉/派利/斯帕
【奥尤/尤奥】奥塔别克&尤里
【高等rapper】YBNL
【SMTM】junoswan/欧元
【1031】尼克/林恩,大毛/艾勒
【GOT7】美泰港随机
【青火】偶尔鸡血产出
【宗凛】偶尔鸡血产出
【SimG】偶尔
【Drarry】偶尔
【JayTim】偶尔
【Spabossa】偶尔

已停产↓
TG/AK/K莫/贱虫/佐鸣/贺祁/无间双龙/GANGS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