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rapper/YBNL]《低等动物》【第二章】[YoungB×NO:EL/tbc]

低等动物


※牛盲马晒客


※YoungB×NO:EL/梁洪源×张龙俊

※高等rapper延伸/高中背景/中二


【第一章】








【第二章】


1、


第二天张龙俊头上打了绷带,——这悉数出自梁洪源的手。


不论是修辞上的——梁洪源就是对他出手的罪魁祸首,或是实际上的——梁洪源的确用力弹了他一手指头,……张龙俊也是头一次知晓:弹额头也会出血。

他不得已申请离校做脑震荡检查,未果后只能在校医室对出血的额头进行了简单清洗。接着他独自走出夜色中的学校,没走两步就见罪魁祸首拎着两人的书包在靠在大门口玩手机。

“喂,东西给我。”

他出声才注意到这人的梁洪源只套着制服外套——他那件衬衫给T恤被他撕烂的张龙俊了,眼下这人竟像是三好学生般连领带都打成妥贴的温莎结,他便只能堪堪套着厚实的上衣、拎起包带将没怎么装东西的书包抡上肩。

梁洪源走近张龙俊研究他脑袋上怎么贴创口贴都没法完全遮住的纹身,接着揪住张龙俊的衣领将他擂上墙。

“干啊、又来?!”

以为自己又会遭受粗暴对待的张龙俊下意识闭上眼,等了好一会儿却只觉得自己领口被抠住,接着是随着梁洪源手指勾起被抠松的领带,离开他领口不过几分钟又被系上了他贴着创口贴的脑袋。

“遮住,不开玩笑,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张龙俊不明白梁洪源这么执着的要掩盖住他额头上的纹身的原因,内心直觉事情没那么简单,天性却叫他完满演示了何为不服管教。


于是第二天张龙俊头上打了绷带,——却在中分的额发间露出的白绷带上用马克笔写着与他额上的字母差不了多少的——LAST。




2、


梁洪源在体操时间同张龙俊打了个照面,当下差点被这不听他话的硬骨头气笑起来。

谁也不知这远近闻名的问题学生今天怎么会准时到校,但梁洪源没什么情绪起伏的冷笑叫本就因为他的到校而战战兢兢的同班同学们都绷紧神经,生怕来自这人的霸凌就这么转嫁到自己身上。

将周遭众人视作环境的梁洪源别提有多厌弃这“环境”,他扭脸冲着窗外整一节课,视线捕捉到带着女生走进体育仓库的男生的背影,便兀自起身,在班导的破口大骂下出了教室。

尽管不符管教但多数时间仍旧愿意规整穿着制服的青年头一次在制服外套下套上T恤,他的衬衫和领带都在张龙俊那儿,而这人——显然并不打算主动将之还给他。

于是讨债变得理所应当,也于是他跟着又如传言般与女学生纠缠不清的张龙俊进了体育仓库——这事儿、也变得合乎情理起来。


但出乎梁洪源意料的是:什么赤【马晒客】身【马晒客】裸【马晒客】体、什么香【马晒客】汗淋【马晒客】漓……一切他以为会出现的场景都未出现,反倒是张龙俊蹲在昏倒在地的女学生旁边,的确脱了她的制服外套、却只是掀开她衬衫后领口往里看。

“呀,你干嘛呢?”

张龙俊似乎并不为梁洪源的出现感到惊奇,自顾自歪头几乎贴到地上,硬是从女生的后领口里看到她整片luo背才作罢摆手:“诶噫你烦不烦,现在好像是上课时间。”

梁洪源充耳不闻的拉来块跳高用的厚实地垫当着他面坐下:“要不要我借你床。”




3、


张龙俊这才抬头,下撇的嘴角令他看上去总像不高兴,但细致的无关又令这分不高兴平添出一股别扭劲儿来:“我没打算干……她叫什么?”

梁洪源伸手撩开这女生脸上纷乱的头发,端详了会儿尚算漂亮的脸蛋,犹豫着答:“特进班的,好像叫文智孝。”

“她挺有意思。”

梁洪源不解,却见张龙俊抽出手机飞快的摁着屏幕,过一会儿才抬头:“你以为我真在买【马晒客】春?”

“不知道,我对这个没兴趣。”

张龙俊对这看着有些木讷的青年直白的无感充耳不闻,将晕倒在地的姑娘吃力地拖起放到梁洪源背后的地垫上,才不知是解释还是岔开话题的答:“那天晚上也不是,——我是在找人。”


张龙俊说完这话便不支声地直盯着梁洪源,眯起的眼睛像是在探寻他面部表情变化中透露出的细微心声,但他向来没什么表情变化,这令张龙俊不得不撇嘴抛下了自己原本的意图,反倒重重拍了拍梁洪源的肩——

“甭管你信不信,接下来都看你演技了。”

“什么?”

梁洪源愣了下,就见张龙俊骑到毫无知觉得女生身上,抓起她齐整的制服双襟摆出副要非【马晒客】礼她的架势,在仓库外恰恰响起的脚步声中冲梁洪源眨了眨眼。

至此还没弄明白这人意图的梁洪源当下反应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死死制住了张龙俊——两人一齐摔倒在坚硬的水泥地上,直到迅速赶来的特进班的男生将他们围住。




4、


以滚倒在地的两人的视角只能看到几名男生的腿,梁洪源一方面要制住疯了般假意挣扎的张龙俊、一面还得在这等骚动下试图分析眼下的状况。

“智孝同学……呀!你们两个混蛋!”

张龙俊手肘撞了下梁洪源,梁洪源便脱口而出那帮优等生骂不出口的浑话,恫吓了几名特进班的尖子生取得片刻安静后才说:“我看到张龙俊带她过来,觉得不对劲才跟着,张龙俊他……他只是告白被拒所以想报复。”

被这人强力的手劲死死捂住嘴巴的张龙俊瞪大眼睛,为这糟烂的剧本翻了个白眼,仰脸倒盯着萌生退意的那群弱鸡——干啊你们他【马晒客】妈还真信了?!

梁洪源瞪了只能在他手下唔唔唔的张龙俊一眼,摆手让特进班的带那姑娘走,临放人前叫住了他平常毫无交集的这帮优等生里唯一一个熟脸:“Mark同学。”


被点名的男孩儿一愣,转身疑惑地看着梁洪源。

他见这人光是制住身下的转校生无暇再有更多举动,便让担忧他安全的同学先撤,自己则目送他们走远了才阖上体育仓库的大门回了原处。

刚刚还扭打在一起的两人早已分开,张龙俊盘腿坐在原地大喘着气儿,梁洪源则抱臂站在他侧后方,待这前不久才从普通班升到特进班的男孩儿进来了才张口:“你在找他?”




5、


那男孩脱口而出:“啥?”

闻言张龙俊也是一副不解的神情,迟疑了好几秒才问:“你说什么?”

“介绍一下,这是李马克。”梁洪源迈开步子走到相貌俊美的男孩儿身后,冷不丁出手、连同衬衫一起扯下他的制服外套。

这个瘦削的男孩儿一个趔趄跌坐到地上,luo【马晒客】露的后背有一处花体英文的纹身——GLUTTONY。


张龙俊慌忙起身凑近了看,确定这与自己所掌握的信息如无二致,才惊奇的感慨:“我说怎么找不到,原来不是女生。”

得空套上自己衬衫的李马克不知这两人在打什么哑谜——YoungB他倒是知道,毕竟既是同行也是同校,只是不巧他成绩上过得去、而凑巧梁洪源这远近知名的问题儿替他分掉不少火力,以至于没人联想到特进班的尖子生李马克就是小有名气的Mark Lee。

他见梁洪源与这半点儿也不低调的男孩儿似乎达成什么共识——至少他俩刚刚才合作出演一出拙劣的戏码,但他不清楚张龙俊什么来头,只能谨慎地观察着这俩人,择其一张口询问:“你找我?”

“不,跟你没什么关系,”张龙俊答,“我找的是带纹身的人。”




6、


张龙俊额头上的纹身挺早了,早在他因为家庭关系而浑浑噩噩的那段时间、于一次他死活想不起前因后果的意外之中——他额头上便多了这个印记。

除却七宗罪之外几乎没法想到任何相关事物的青年做出一番足可谓清奇的设想:

他认为自己额头上的纹身并非但一存在,一定有与之匹配的另外六个,要么是相关联的六个事物,要么是有共通点的六个人——而不论哪一种情况、他起码都会找到六个标志。

相较其他几项罪名,似乎独独是张龙俊代表的鹅“色欲”与不知何人何物象征的“暴怒”最为具象化。

因此张龙俊搜索了近来所有相关人为暴力事件,并在学生论坛上注意到密集性的告发全数指向一个代号——YoungB。


自认终于找到切入点的张龙俊通过父亲的人脉轻松转校,他远谈不上低调的度过头几天,终于在那天夜里等来一个机会。

他一如自己惯常行为那般在社交网络上约了个姑娘,尽管他并不打算对她做什么,但以此混迹于他们Dickids时常出没的夜场——在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有效。

而如他所愿的、梁洪源注意到他了——张龙俊垂头盯着主席台的地面,听到梁洪源的低沉而笃定的声音后,在对方看不到的角度提起了嘴角。




7、


头脑远好于另两人的李马克撇了眼没接话的梁洪源,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他,接着问张龙俊:“你的确知道我们是干嘛的吧?”

张龙俊抬手捂住额上的绷带,顺势捞起自己的头发露出白绷带上歪曲的马克笔字迹:“你是饕餮,他是暴怒,我是色欲。”接着他转向梁洪源道——“我通过虚假的未成年性交易收集信息,你是披着霸凌外衣的暴力事件,他则扮演着不同角色暗中观察给人下套。”

然后他顿了顿,待另两人的视线落到自己身上才问:“你们就不想知道另外四人?”




tbc..



 
   
评论(6)
热度(42)
【图文All禁 ※ 欢迎安利】
微博:@爹乃空谷幽兰聖污撕
※官能写手/NC17
※萌:逆/肉/3P/拉郎/女装攻
※雷:RPS不吃生子相关设定

【MHA爆中心】轰爆/爆豪派阀
【ACCA相关】尼吉/派利/斯帕
【奥尤/尤奥】奥塔别克&尤里
【高等rapper】YBNL
【SMTM】junoswan/欧元
【1031】尼克/林恩,大毛/艾勒
【GOT7】美泰港随机
【青火】偶尔鸡血产出
【宗凛】偶尔鸡血产出
【SimG】偶尔
【Drarry】偶尔
【JayTim】偶尔
【Spabossa】偶尔

已停产↓
TG/AK/K莫/贱虫/佐鸣/贺祁/无间双龙/GANGS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