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TM/JunoSwan]《扮猪吃鹅》[编辑部的故事/PG/END]

扮猪吃鹅


※牛盲马晒客


※Junoflo×Hash Swan

※编辑×编辑

※编辑部的故事/以及情事//有差/但没有插


※复健,一发完。









【Oh】


假使有什么比全出版社最闲散的编辑部突然天降二世祖更惨的事情,——那一定是该二世祖从天而降……落在韩德光对桌。

……sorry,在一切抱怨开始前请允许韩德光修正自己在本作中的姓名——“Her name is Hash Brown。”


“呀!”

了无生机地匍匐在茶几上的小个子头也没抬怒骂了声,在他身后那张电脑桌前埋头码字的胖子嘻嘻哈哈的从屏幕后面冒出头:“抱歉Swan哥,我回国太久英语都说不利索了!”

韩德纲(划掉)光拿这体重与年龄都大于他的胖子没辙,亦对这等来自他所负责的作家的姓名与性别的双重diss习以为常。

于是他照旧对笔名Killagramz的海归胖子放置play,在作家家中待满出勤规定的一小时后才拍着短裤起身:“Killa老师,这周该交稿了。”

“耶?难道不是下周?”

韩德光垂头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二手劳力士,待秒针的尖儿掠过罗马数字12时才假笑着抬起脸来:“周一了,是这周了。”


终于意识到这平日里因为干劲缺省而异常好说话的男人此刻正在气头上,——或者至少陷入麻烦当中,Killagramz飞快关掉他刚埋头假装更文乱敲一气的文档,翻过对他高大的身躯而言根本算不上啥的儿童电脑桌,揽着他责编爸爸削瘦的肩头以外卖小酒与下酒菜好生安慰:“不过就是二世祖嘛,Swan哥不Swan爹你也有后台啊!”

韩德光想想他上周编辑部聚餐时因为平语time和爆料身高而得罪干净的总编与主编们,陡然生出股这怕不是天降惩罚的错觉——


是了,什么“二世祖回来了反正也是不干事儿的那不如由最擅长不干事儿的你来带一带”啦、什么“得罪谁都行就是不能得罪二世祖反正你就算得罪了开了也就开了咱们并没有什么损失”啦——这全都是报应。

以至于次日晨韩德光带着宿醉后的头疼与当下最畅销八卦小说作家Killagramz(发酒疯时)完成的文稿回到编辑部时——报应本报正坐在他对桌冲他微微一笑,颇有股皇太子微服私访进大观园品众生百态的新奇感、惬意感……以及违和感。


……蓝鹅,韩德光是谁?

——甭管韩德光是谁,今天是皇太子/二世祖/少当家/大少爷到班的第一天,你Swan爹势必要让你分分钟想不起自个儿是谁!




【1】& Only


皇太子是出版社董事会执行总裁的儿子,One and only,所以大约不止金汤匙、他出生时含着的真足金大概能打好几条金链子;而这盛名在外的二世祖打小就在国外念书,什么金卡皮卡黑卡绿卡都拿到了,却一声招呼不打就空降回国;老总裁身边的一干人等都拿这非要自食其力的少当家没辙,打通关节却假装没能打通关节地将人安排进自家出版社,硬是拖到签完合同不能毁约了才将后知后觉落入自家圈套的这朋友留住。

总之,(除掉背景)来介绍一下这One and only的大少爷——

性别男,姓名朴俊浩,……此外没了。


顶着这几乎约等于麦克/尤里/山田君/王小明/伊万诺夫彼得诺维奇(?)的大众化名字的却是个在韩国不太容易被掩于大众之间的青年。

举止得体,申请自如,慈眉善目(???),俊朗非凡。

“俊朗”这词甫一出现在脑海中就被在每周一清晨第一次早会上昏昏欲睡的韩德光一跃而起击中膝盖——扼杀在他仍旧处于宿醉之下的头痛脑壳里。

毕竟他今天的人设是“你Swan爹”——而当老子的才不会承认孙子(?)长相俊朗【呢哼╭(╯^╰)╮

坐U型会议桌最弯(。)的那个位置的李埈京主编歪斜戴帽抬眼瞪人,用他墨镜下的小眼珠子捅了眼这在他的庇护下混吃等死的小编辑,却没想这人不仅没接收到他刀子般的视线中蕴藏的杀意,反倒默默垂下头去用手机敲了一行字发过来——[哥我错了,你肯定有165!]


气不打一处来的李埈京怒拍桌子吓醒同样在所有早会上昏昏欲睡的总编徐正权,待这艺术家一般中分中长发的男人顶着一头三八开的偏分(鹅:三八怎么开?)抬起脸,才尽量和颜悦色的冲正在进行自我介绍(但其实谁都认识他)的One & Only朴俊浩说:“长话短说,继续。”

于是这相貌俊朗(——你Swan爹不得不承认这孙子的确如此)的海归青年用他打着卷儿的韩文答:“大家好,我叫朴俊浩,你们可以叫我Junoflo,——或者Juno,但不能是Flo。”


——这人断在此处的自我介绍仿佛正暗示大家此处应有掌声,可今天周一,也是截稿周的第一天,同时也是赶死线的倒数第七天。

命里缺稿于是只能修仙催作家写文的编辑们同任何日子里早上八九点的太阳都不对盘,以至于此刻昏昏欲睡的会议室中竟只有决定知彼知己方可百战不殆的韩德光条件反射的抬起手。

“啪啪啪。”

——这说是为爱鼓掌也不为过的稀疏掌声令二世祖转脸将视线投向回过神来直躲到会议桌底下的韩德光,仿若在讲台上以视线捕捉任何一个与之对上眼的学生上去做题的教师般张口:“这位同事,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韩德光当下心想坏了自己怕不是今天就得卷铺盖回家,一边转脸向必要时以墨镜假装自己瞎了的李主编求救,未果后只得硬着头皮站起身,不卑不亢地以人之言还击彼身:“你好,我叫韩德光,你可以叫我Hash Swan,——或者Hash,但不能是Swan。”

“Hash Brown?”


……Hash你妈Brown!




You【2】


好教养的少爷为自己的耳背认真给韩德光道了歉,韩德光在心里拒不接受,却被向来纵容自己的恩师/顶头上司李埈京一把断掌凿到背上,生生痛到当着Junoflo的面发出声地道的韩骂。

那把懒洋洋冷飕飕的嗓儿登时变了调儿,叫始终待在边上的Junoflo略略挑眉,脸上却仍是那副ABK们特有的努力尝试却始终搞不清楚状况的表情。

“Juno初来乍到,你分两个作家给他,带他熟悉一下环境,你俩也处处。”

韩德光还没发表异议Junoflo倒不知是歪打正着还是无意插柳的一针见血道:“What means处处?With whom?”

向来没个正型儿的李埈京端详了会儿这实打实的海归小少爷,不怀好意的竖起一边大拇指——又竖起另一边大拇指。

于是韩德光一把抓住他老板正欲对到一起瞎比划的手摁下去,回头招呼Junoflo:“那什么你去准备一下出勤。”

“……with……”

“我!你!出勤!with我!!”


韩德光心里是不清楚顶头上司那狐狸尾巴翘起来是打算干嘛,——他们全编辑部唯一有打猎爱好的就只有申副主编,也只有那安安静静的老猎手能猜透这少年老成的主编心里那不能说的咪咪。

拒不承认自己极有可能被李埈京那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咪咪坑了的韩德光散漫的走在大街上,扭头见Junoflo保持跟他半步之差的距离神色如常的走在他侧后方,忍不住侧过脸撇了眼另一边道旁店铺的橱窗玻璃反光——

Junoflo没有很魁梧却看着十分挺拔,在驼着背的小个子前辈的衬托下看上去至少比韩德光要更像个社会人;而韩德光——借一年前隔壁AOMG音乐周刊编辑部的郑基石主编的话说:“看上去就像个暗恋Junoflo的少女。”

……韩德光闭眼深吸一口气,想着这少爷跟去年春假回国来出版社找爸爸时倒是差不多,只有他——啧,不提也罢。


心里有事的韩德光好在有个懒散人设,以至于到他们今天第一顺位拜访的作家独居的公寓时、前来开门的年轻男子并未对他的寡言感到任何惊奇。

“介绍一下,这是梁洪元,大学在读,笔名Young B,写青春伤痛题材的,年初刚提名李箱文学奖,短期内既是社内也是国内最年轻的提名作家。”韩德光介绍完毕,阖上他随身携带的他们杂志去年特意出的一期专栏作家认脸特刊,假装自己刚刚完全没有照本宣科,“这是Junoflo,我们社的新人编辑。”

明明在家却戴着化工护目镜的梁洪元抬脸掀了Junoflo一眼,略微偏头试图从他那能少说一句话就绝不多说一个字的编辑眼里读出些有效信息,视线还没落在韩德光脸上、就被猛的握住他的手的Junoflo给拽回到这长相上都透出股过得一帆风顺感觉得男人脸上。

“你好,Young B老师、梁洪元同学,你希望我怎么称呼你?”

梁洪元似乎反应了会儿才答:“我是无所谓……”

“So..What abt Hash前辈呢?”

韩德光当下也不知思绪飘到了哪儿,冷不丁被这一口真英文的假洋鬼子cue到,顺势脱口而出就是一句——

“叫爸爸。”


——是了,韩德光总算想起来:他今儿的人设是“你Swan爹”【




【3】oh!【3】


与所有少年成名的作家相同的——梁洪元是《1LL》小说半月刊为数不多的按时交稿作家。

所以韩德光进屋例行霸占了处沙发自顾自打起年轻男孩儿家里永远不会缺省的游戏,用余光尽量不动声色的随着Junoflo翻看杂志寄给梁洪元的样刊的手指——并没注意到自己死了一次又一次。

“搞错没Swan哥,第一关而已,你已经死了五次了。”电脑后头那仅凭游戏BGM就判断出这人心绪大乱的梁洪元闷声抱怨着,不忘追加一句——“我跟朋友联机呢,你最好别用我的存档。”

“呀,写完了么就抬头?”

“按照你说的改完了,既然这位哥是新来的编辑,我是不是也要给他过目一遍?”

尽量从几乎都长一样的韩文字符中探寻作者风格的Junoflo应声抬头,在同时收声的另两人那死一般的寂静中提出发自灵魂的叩问:“梁洪元同学!暴【马晒客】力!色【马晒客】情!同【马晒客】性!以及高中校园背景——这你都没被禁?”

万万没想到会获得如此耿直评价的梁洪元沉默半晌,犹豫着答:“呃,托您的福?”

“Holy shit!That's awesome!”


……同样的感慨几小时后到了第二位作家家里已然变成了——“OMG,mr.Olltii,标到NC-21都没被禁吗?that's amazing!”

以至于尽管作品畅销赚满盆钵却仍旧与人分租一套大公寓的郑宇成愣了下,当下竟不知该不该回复“Fine,thank you,and you”【

韩德光对这平日里diss他人向来春风得意的家伙的窘迫见死不救,直到郑宇成局促到甚至头一次主动提出给客人倒茶时才抽出他那认脸专用小册子,用他那把凉薄的寡嗓继续照本宣科:“郑宇成,Olltii作家你知道,就是一写黄文的——”

郑宇成对自己懒散成性的责编的敷衍介绍不置可否,张嘴就是机关枪般哒哒哒哒的自我介绍,从处女作框架聊到遗作可能到达的文学高度(。),几乎要将自己深刻剖析给今天才第一天到班的新人编辑看。

“……然而获奖作品全是纯爱小说。”

Junoflo应声鼓掌:“Really?That's amazing!”

“……Fine,thank you,and you【”


对这几位平日里难搞的作家们明显的吃瘪喜闻乐见的韩德光不禁欣喜欣慰乃至有些兴奋的拍了拍Junoflo的左肩——下的手肘,翻页直接照搬认脸特刊下一页中第三名作家的简介:“今天的最后一位作家,禹元宰,以本名活动中,惊悚恐怖小说新秀,畅销书年榜预定。”

Junoflo直盯着他,似乎不解他干嘛早在第二位作家家中就开始给他介绍第三名作家,却听虚掩着的门板拉出“呜——”的一声响,一颗顶着毛线帽的阴翳脑袋探进来——同昔日同窗今日同行合租一间大公寓的禹元宰作家张口:“韩编辑,本期我已经完稿了。”

韩德光点头,顺势推了吧Junoflo后腰让这成功压制两名作家的假洋鬼子再度登上battle舞台,却见这人上前一步握住禹元宰作家的手,一反随机听不懂韩语的常态,用他打着卷儿的思密达话、努力字正腔圆的表达:“禹元宰老师您好,我是你的头号碰瓷。”

曾经的优等生禹元宰一头雾水却没显在脸上,略一思忖后点头答曰:“谢谢,很高兴有你这样的粉丝!”




【4】you


禹元宰那表情看不看的出“高兴”韩德光不知道,——但郑宇成那喜怒形于色的脸蛋可是相当不高兴了。

“你说你是谁?”

就在韩德光惊觉自己内心发自灵魂的叩问居然具象化时、郑宇成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他才意识到这人居然替他默然的心音发了问。

而这思维方式同别人大不一样的家伙上前一步挤进客套着的两人之间傲然叉腰大声申明:“Junoflo xi,我负责任的告诉你,我才是禹元宰老师的头号粉丝!——你至多能排到第二!”

“Really?Emmmm..”Junoflo状似无辜的思考了会儿,接着洋派的摊手,“Okay。”

正打算跟这半道杀出来的程咬猪battle battle的郑宇成愣了下,似乎不敢相信这自称“头号碰瓷”的家伙居然这么干脆就将之拱手相让,这种迷之他做大、Junoflo做小的离奇即视感令郑宇成毫不自知的错过了最佳时机,反倒是边上看得一愣一愣的韩德光大喊一声:“呀!——你还不去写稿!”

郑宇成被他冷不丁的一吼唬得一惊,只得坐回电脑前头乖乖码字,甚至顾不上被那小个子编辑扯着袖子拖出去新晋情敌。


被公寓另一男主人禹元宰作家礼节性的送出门送上电梯后韩德光也没撒开揪着Junoflo袖子的手。

他发觉自己气不打一处来,但究其根本他也无从知晓自己气的到底是被委派了带新任务的自己、还是尽给自己添堵了的Junoflo。

说到底——

“你干嘛要说你是禹元宰作家的粉丝?”

“嗯?”

“我说!”韩德光抬起眼,“你明明不是他的粉,干嘛要说这个谎?”

Junoflo那张归国不久的ABK特有的懵懂表情顿了下,接着便恢复他晨会上自我介绍时的神情,有些过于认真了的答:“因为,我喜欢的作家,#swan,不见了。”


这从天而降的二世祖惯有的卷舌音令他那句生硬的“思密达”听上去有些滑稽,但被这人点名的“#swan”却令韩德光身上一僵、松开了扯着对方袖子的手。

“在我对自己感到迷茫于是回国的时候,last year I mean,是Swan作家的作品让我找着了方向,因此我向家里坦诚了我的性向,虽然没有获得支持但多少获取了一定程度的谅解,and now I come back here,Swan作家又去哪儿了?”

“哎西……”韩德光头疼的捂住脑门儿,“咱们能不能别韩英夹杂好好说话?”

“那——鹅作家去哪儿了?”

“……你还是韩英夹杂吧!”




Give me【5】


韩德光作为一个喜欢天鹅的小子,不论是一举拿下短篇文学大奖的处女作《Dark Swan》还是用作笔名的#swan、亦或是向要求每个编辑必须有代号的《1LL》编辑部提交的工作名Hash Swan,——但凡他能想到的光辉之处,总有“天鹅”的身影。

只是他风格小众题材边缘,能力如何不好讲、但运气的确不大理想,以至于当年突如其来的怪物新秀就这么彗星甩尾昙花一现,以光的速度出现又以超光速江郎才尽。

对此韩德光倒是早有预料:他并非外界所言传的“初露锋芒就江郎才尽”,他本来就是编辑,只是有感而发写了篇东西,用一个算不上多隐蔽的、只改了他工作名一个符号的笔名,发表在业界备受瞩目的小众题材半月刊杂志《1LL》上——毕竟,他的处女作暨成名作讲述的是一段话未出口便自顾自早夭的单方面恋情,……发生在同性之间,因而并没什么更多发展的可能性。


“所以根本不存在什么Swan作家好吗,本来就是编辑Hash Swan随手发表了一篇小说,然后各种意义上都歪打正着的获了奖,——我又不是小说家,我拿固定月薪的好不好。”

韩德光自顾自解释着,沿着他们来时的路原道返回。

他步履匆忙的经过全首尔大同小异的咖啡馆们窗明几净的落地大玻璃前,可算是忍住了没侧脸去看他和不知是否仍旧追在他身后的人的倒影。

“但你给了我很多鼓励,I wanna……我想当面——”

“当面干嘛?谢谢我吗?”韩德光刹住步子猛的扭脸,他被风吹到中分过头的刘海间露出皱紧的眉头,代替骤然失声的主人发起无声的质问。


Junoflo没了答复,但仍旧略微垂下点视线、直视可算是正视他的小个子男人,脑子里却不知缘何闪回去年他回国来出版社时无意间听到的大约是某个杂志主编对旁人的嬉笑揶揄——“……Swan啊你就跟个暗恋Junoflo的少女似的。”

他尚且不知谁人在谈论他、更不晓这个名为Swan的是男是女是人是鹅,但他即将返程时在机场免税书店里捎上了一本他们出版社旗下的小众杂志《1LL》。

——最新一期,卷首特辑:《Dark Swan》,作者#swan。

讲述了一段来自小员工对集团继承人的没头没尾的单方面恋情,……发生在同性之间,并彻头彻尾的掐断了一切能铺开发展的可能性。


“我不是来向你道谢的。”Junoflo敛去脸上毫无心机感的笑意答,“我喜欢那篇作品,喜欢那位作家,喜欢人物设定但并不喜欢结局。”

“那可真!是!抱!歉!了!你——”

这看面相就知打出生起便顺风顺水的阔少打断韩德光自暴自弃的嘲讽:“自说自话的谈了一场恋爱就飞走了,你真当你是天鹅吗?你问过另一个主角的意思么?”

韩德光猛的仰头长叹口气:“我不是总可以了吧,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可以了吧?!”

“不可以。”Junoflo强硬的扣住这人抖个不停的手,“谁准你吃天鹅肉了?”


“这只天鹅——全都是我的。”


【THE END】




....less






※几个点:

1、原计划周更7篇结束,现一发完,剧情有较大改动。

2、鹅作为小编辑单恋出版社大少爷猪求而不得写文发表结果阴差阳错获奖刊登到杂志上,猪读到文找到方向并跟家里出柜但以为鹅本职是作家后来才当编辑,anyway,能HE是福,要多把握【等等

3、标题:

【Oh】=0【←数字零

【1】& ONLY=猪的身份

YOU【2】=you two=you too=猪&鹅

【3】oh!【3】=三位作家

【4】YOU=for you=猪鹅的目的分别是对方

Give me【5】=Gimme five=击掌=为爱鼓掌【等等

【THE END】less=endless=未来即将开始他们的新篇章【≠有续篇

4、有其他CP延伸,基本可以把现有SMTM作品串联起来,就酱。



 
2017-08-19
/  标签: junoswan
6
   
评论(6)
热度(78)
【图文All禁 ※ 欢迎安利】
微博:@爹乃空谷幽兰聖污撕
※官能写手/NC17
※萌:逆/肉/3P/拉郎/女装攻
※雷:RPS不吃生子相关设定

【MHA爆中心】轰爆/爆豪派阀
【ACCA相关】尼吉/派利/斯帕
【奥尤/尤奥】奥塔别克&尤里
【高等rapper】YBNL
【SMTM】junoswan/欧元
【1031】尼克/林恩,大毛/艾勒
【GOT7】美泰港随机
【青火】偶尔鸡血产出
【宗凛】偶尔鸡血产出
【SimG】偶尔
【Drarry】偶尔
【JayTim】偶尔
【Spabossa】偶尔

已停产↓
TG/AK/K莫/贱虫/佐鸣/贺祁/无间双龙/GANGS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