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凛]《越爱越爱》[2017宗介生贺/PG]

越爱越爱


※牛盲马晒客


※0914山崎宗介生日快乐

※本格甜不虐/PG




山崎家第一个孩子,由世界冠军松冈凛为之命名。


还不能独自入眠的男孩儿抱着江的手臂沉沉睡去,即便宗介抽走这姑娘手中的故事书、并贴心为两人盖上被子也没醒。

凛抱臂在门边看着,见宗介调暗了床头灯回身向他走来,两人轻轻碰拳,——说到底还是忙里偷闲、约了个夜深人静的时刻出门走走。


近几年来一直忙着在澳洲训练并在世界各地取得金牌的凛鲜少得空回老家,眼下盛夏已过,他便算既没赶上盆盂兰节、也错过了大大小小无数夏季庆典。待他赛季结束一刻也不愿耽搁地匆忙赶回老家,唯一能算堪堪赶上的也只有宗介的生日。

凛拎着下酒菜跟在宗介后头,视线从对方掂着啤酒的右手到宗介插在裤袋里的左手,最后落在自己空出的右手上,脚上一个趔趄、差点栽了个跟头。

他一头撞上宗介的脊背,听到这男人掩盖不住的闷笑声后捂着鼻子退后两步,说不清是恼羞成怒还是怎么、在寂静的夜路上压低声音嚷嚷起来:“干嘛突然停下!”

“我想起来忘了点东西。”

“什么啦!”

宗介侧过身来,抽出插在裤袋里的手,冲凛摊开手掌。


打小一块儿长大的两个孩子早在青春期伊始便经历过长久的分别,以至于高中毕业后至今的分分合合都显得不那么难耐。

宗介轻车熟路的领着凛抵达高堤边的海岸,不愿多行几步下楼梯的他翻过栏杆落到沙滩上,放下啤酒冲仍旧愣在上方的凛张开手臂。

凛脸上一赧作势要用下酒菜砸他,将比起自己这大老爷们儿更值得谨慎对待的手里的东西递给宗介,随即也矫健的跳下来。

稳稳落地的凛膝盖一曲面朝大海原地坐下,顺手抄起杵进沙地里的啤酒,宗介来不及出声提醒他便拨开了罐顶的拉环。

摇晃过的碳酸扑簌簌喷了凛一身,他尴尬的呆在原地没了动静,扭头就见刚坐下的宗介因他笑得不顾洁癖躺进沙子里。

凛没由来的感到一丝尴尬,半是因为自己的窘境、半是因为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宗介罕见的情绪外露——二者相加,杀伤力倍增,且仅次于他呼唤那个由他起名的小男孩儿时、对方的警惕与惊慌。


——搞什么呀,松冈凛可是世界冠军呐!

但为什么错过了所有应该一家人一起度过的节日与假期、又在自己想要维持帅气形象的那人面前窘迫至此?

舟车劳顿与心下愁绪一齐袭上凛脆弱的眼窝,他不自觉的垂下头,盯着终于停止冒泡的易拉罐口没了言语。

过不了一会儿与海边的夜风截然不同的温暖热度靠近他左肩,接着缓缓慢慢、又覆盖到他背脊右侧。

宗介的臂膀揽在他肩上,已经有了父亲意味的宽大的手掌就像安抚儿子那样轻轻拍着凛的脑袋:“干嘛呀。”

“我没哭!我只是,看到江和宗汰相处这么好,我……很开心!”

凛橫手擂他胸膛,手肘顶着的部位仍旧因闷笑而微微震颤着,过不了一会儿却听宗介了然的答:“你这样等江出嫁时要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揍那小子一顿呗——无论他是谁!”

宗介闻言终于大笑起来,同时用力扣住凛的肩头,连带着凛一块儿往后仰去。


良久,凛有些憋闷地瞪着夜空张口:“宗汰都不认识我了……明明是我一眼相中他的啊!”

宗介又是忍不住的低声笑着,继而翻身侧躺、贴在凛的耳边告知:“或许他只是害羞,我会转告他妈妈是爸爸的,他不可以追。”

“谁是妈妈啦!”

他俩闹腾着仰躺在仍旧散发出白昼余温的温热的沙滩上,没管因为倾斜而溢出纸盘的菜汁、也没管凛胸口处湿哒哒的生啤味道,单是凑在一块儿看这很长时间以来他们不得不从不同的地方仰望的这片星空、便已经足够他俩忘掉一些不足挂齿的小事。


而一如夏夜繁星清晰可见的——唯有他、他、爱,与越爱就会越爱。


END



 
   
评论(1)
热度(38)
【图文All禁 ※ 欢迎安利】
微博:@爹乃空谷幽兰聖污撕
※官能写手/NC17
※萌:逆/肉/3P/拉郎/女装攻
※雷:RPS不吃生子相关设定

【MHA爆中心】轰爆/爆豪派阀
【ACCA相关】尼吉/派利/斯帕
【奥尤/尤奥】奥塔别克&尤里
【高等rapper】YBNL
【SMTM】junoswan/欧元
【1031】尼克/林恩,大毛/艾勒
【GOT7】美泰港随机
【青火】偶尔鸡血产出
【宗凛】偶尔鸡血产出
【SimG】偶尔
【Drarry】偶尔
【JayTim】偶尔
【Spabossa】偶尔

已停产↓
TG/AK/K莫/贱虫/佐鸣/贺祁/无间双龙/GANGS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