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A/轰爆]《自命非凡》【第6话 - Not us】[艺能paro/无个性/tbc]

NOT A FAN

自命非凡


※牛盲马晒客


※俳优→麻豆轰×rocker爆

※无个性/现世艺能/本格甜不虐






【第1话 - Not today】

【第2话 - Not a man】

【第3话 - Not a room】

【第4话 - Not a fan】

【第5话 - Not alone】




【第6话】

「Not us」



“——我拿到了你的签名!”

“嘁、我才没有签给你!!”

爆豪先是扯着嗓子怒吼出这么一句,几秒种后突然愣住:“你说你拿到了签名?”

第四个今天由他亲自签名的那张便利贴被拍进他手中,虽说爆豪的确有交代八百万“明天”再给轰,但不论八百万什么时候将之交给这人理论上都不会出现在今天——第五个“今天”。

“而它就这么出现了,在我翻过的剧本里。”轰见爆豪似乎已经理顺(或者说迷失)了思路,便平静的告知,“百昨天就给我了,作为我……某些工作的犒劳品。”

“什么工作?”

“这不是重点……”

“不、这就是重点!”爆豪顾不得旁人围观一把捞住轰拐进相对清净的医院楼道口,两手重重压着轰的肩头问他——“是什么工作?如果说跟这个工作相关的东西能越过时间重置,那我们都去参加那个工作不就好了!”

轰被他这思路给唬住,安静好一会儿才勉强找回自己的推理:“不我想……重点应该不在那份工作,而是这个事物——刚好联系了我和你。”

闻言立刻摆出厌恶表情的爆豪撒手跳开二米远,像是刻意维持安全距离般轰往前一步他就后退一步。

“……所以我想说,既然时间锁住我们却让我们俩有所知觉,这一定是某种特意的安排。”

轰嘴上说着步步紧逼,爆豪背脊一碰到墙壁就顿住,——天生不喜躲避的他既然退无可退便作势捏起拳头,但直到轰走到他面前他也只是恶狠狠的瞪着对方而没出手。

于是轰停下脚步,平静的看着爆豪暴起青筋的拳头,估算这这人忍耐的临界值,掐准时间伸出手去、在对方握拳的手边摊开手指——

比出个“布”。

……屡屡被这阴阳脸清奇的思路杀个措手不及的爆豪“蛤”了声,光这一声就叫他累积的怒气泄了大半。

轰趁机推动手腕伸手包住爆豪松了气儿的拳头,捏紧对方的手背提议:“我们试一试吧。”

“什、”

“一起找找出路。”

……………………

原来是“找出路”。

松了一大口气的爆豪迅速找回此前的心态,摆手甩开轰的手,一如往常面色不悦的说:“彩排我们也都参与了,不还是没用?”

“你是受邀艺人彩排,我是预走秀,或许你该来走一场——反正你体格也不错,”轰认真想了想,“不然就让我加入你们乐队吧。”

“没门儿!”

“那至少……乐队成员的LINE群组……”

“做梦!”

“或者别的,只要是我们两人可以一起做的,任何事情都行!”

轰表情虽少但言辞太过恳切,也不知究竟是这人过硬的台词功底使然、还是这的确是他发自肺腑的真情实感,以至于爆豪瞪他半晌、好一会儿终于扭脸看向一边,不情不愿的答:“六小时后我要过来拿诊断报告,这之间……随你便。”


说是随便——

可爆豪万万没想到:这人居然直接拦了辆计程车将他拉去人来人往的商业街。

即便他已经习惯了出门必带变装配饰,但那阴阳脸可是曾经顶着头标志性的发色和全套妆面在地铁站找人借钱的主!

爆豪自己捂得严严实实顺手又将自己的背包拍到轰背上,轰欲言又止的看了眼自己惯常的学院派着装和爆豪那硬摇铆钉包,在对方凶神恶煞的瞪视逼迫下只得罩上兜帽。

好在他们只在路面上待了很短一段时间便购票进了半地下的私人影院,顶多容纳十人的放映室内除了他们之外另有一对盘根错节(?)纠缠不清(?)的黏糊情侣。

“……谁告诉你这两个词能这么用?!”

“我只是描述我之所见。”

轰无视爆豪压低声音的怒意,单手推着爆豪结实的脊背让他直走到第三排三个位置的最右边,丝毫不受第一排左边两个位置上的情侣影响的坐下观影。

循环播放老电影的私人影院今日主题正好是日本电影蓝丝带奖,两人坐下时才播到2014年最佳影片,待爆豪一觉醒来屏幕上已经变成了2015年最佳新人奖获得者——轰焦冻作为配角出演的电影《冰与火之双极夜》。

原本坐在第一排的情侣大约是退场开房去了,爆豪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扭脸就见轰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嘴唇却无声的开开阖阖,每一个唇形都与电影里的台词对上——且不止是他自己的部分。


爆豪直盯着轰那张完好无损的侧脸,脑子里却想自己要是坐在轰的另一侧或许会有另一番观感:作为俳优虽不至于全靠脸吃饭,但面部伤痕着实太限制其发展。

他不禁想到被轰搁在腿上的背包里那份病历——同样是极有可能对演艺生涯造成毁灭性打击的伤痛,就连爆豪都忍不住为目前还不得知的答案感到不自禁的慌张。

这种情绪几乎不受任何主观控制,似乎只要是人、只有有血有肉,就总有这么个从根源上心生恐惧的存在。

爆豪坦诚自己第一次听到医生对自己“久病不愈的咽炎”的推测分析时,曾无比希望那个拿到诊断结果的“明天”永远不会到来——眼下“明天”真的成了一个遥远而可遇不可求的概念了,他又永远不会因为“未知”而感到平和。

正如他此刻眼中所见的、他向来搞不太懂的轰:平和的表情下似乎只有处变不惊,但他眼中倒映出微光闪烁,心里一定有波澜壮阔,但这样缤纷的光感却只有从两年前的老电影里得以一窥。

——这令爆豪忍不住扭头发出声“啧”。


“你那样盯着我,我都要不好意思了。”

“谁盯着你了?还有你哪有不好意思!”

轰转而看向爆豪,一本正经的解释:“你看,我手本来放在扶手上的,现在放到腿上了。”

“我管你去死!!!”

爆豪立竿见影的暴跳如雷令轰垂下视线,过了几秒爆豪突然意识到这人情绪不对,瞥他一眼却见这该死的家伙居然在笑。

“笑屁啊你!”

轰抬手表示自己一会儿就好,过了一会儿便真的放下弯起的嘴角抬起脸:“不好意思,爆豪君似乎总是在生气的样子……”

“你以为是因为谁?!”

“一定不是因为某个普通而无关紧要的人吧。”

爆豪被他堵了一嗓子,好一会儿都没能用语言还击。

他的确脾气暴性子躁,但也诚如轰之所言并非对谁都是那副一点就炸的态度——别不是时间与伤痛意义上的双重同病相怜感作祟吧,但他着实不愿思考这之外的任何、哪怕任何一个原因。


撑死不超过两小时的文艺电影放映结束,爆豪看时间还够再看一部片子,却被起身的轰落手在他头上。

“想死吗你?”

“走吧,电影看这一部就够了。”

爆豪挥开轰的手,起身随之出了放映厅,就见轰毫不吝惜的在私人影院经营者自己设计的建议电影票上签下名,随手贴到留言墙上。

然后轰将黑色马克笔递到爆豪面前,单手点点自己的签名,道:“来吧,咱们试试。”

爆豪拂开这人的笔从对方自觉背上的包里抽出他们乐队成员特意自备的金色油漆笔,在轰相对保守而实在的签名上龙飞凤舞的签下自己的大名。

——交叠在一块儿的两个名字有可能持续到明天、也有可能就在今晚零点归零,假使他们的尝试果真如愿、那也不过是这一张纸上的两个名字逃出了时间的桎梏。

两人对视一眼,各自在心底添上了赌注。



因为翘掉彩排而被经纪人夺命连环call的轰在第三个电话后终于关了机。

两人中相对善于变装的爆豪又一次无视就在边上的自动贩售机跑两个街口去便利店买水,这次不是冰咖啡而是偏甜口的奶茶。

轰放下手机接过饮料,并难得识相的没再问爆豪为什么直到自己嗜甜,他刚插上吸管却听爆豪拉开果汁汽水的易拉罐,碳酸发出“嗤——”的声响,仿佛嘲弄了下对方即将出口的话——

“那什么,我原来,挺喜欢你的电影的。”

“……是粉丝吗?”

“不是!只是电影!因为、”爆豪顿了下,有些不自在的补充,“因为欧鲁迈特推荐过,所以我有稍微了解一下。”

轰盯着前方不远处的自动贩售机,陡然觉得嘴里的奶茶与苦茶无异,只得干巴巴答了声“哦”,但他同样也不打算让爆豪顺心似的、末了补上一句:“但我是你的粉丝。”

“我们的歌本来就很棒。”

“你的、粉丝。”

这下爆豪可算是自认栽了——他一边过街一边抽掉剩下的半罐饮料,捏瘪易拉罐按照分类扔进垃圾桶,而后气势汹汹的碾到轰面前,揪着对方肩前自己那扎手的该死的铆钉包带将这阴阳脸提起,大声吼到:“谁不是呢!!!”

轰呆然发出疑惑的喉音,接着就见爆豪凶巴巴地虚张声势:


“我说,谁不是呢!你的演技真的很好!——当然我的歌更好!!事故又怎样?病痛又怎样?不到明天去看看谁他妈知道会怎样?”

爆豪固执地强调着“明天”,即便明天极有可能还是这么个他们已经经历过好几次的“今天”。

但他就是勇往直前,如果有任何阻碍,碾碎了也要往前、向前再超前。

轰直视这人太好懂的双眼,从始至终都察觉、并在当下感受到了莫大的勇气。




the last tbc..









==========一点消息==========


  ◆  本周完结

  ◆  出本工事中..

  ◆  上面那张週刊雄英其实是内封【


 
   
评论(7)
热度(77)
【图文All禁 ※ 欢迎安利】
微博:@爹乃空谷幽兰聖污撕
※官能写手/NC17
※萌:逆/肉/3P/拉郎/女装攻
※雷:RPS不吃生子相关设定

【MHA爆中心】轰爆/爆豪派阀
【ACCA相关】尼吉/派利/斯帕
【奥尤/尤奥】奥塔别克&尤里
【高等rapper】YBNL
【SMTM】junoswan/欧元
【1031】尼克/林恩,大毛/艾勒
【GOT7】美泰港随机
【青火】偶尔鸡血产出
【宗凛】偶尔鸡血产出
【SimG】偶尔
【Drarry】偶尔
【JayTim】偶尔
【Spabossa】偶尔

已停产↓
TG/AK/K莫/贱虫/佐鸣/贺祁/无间双龙/GANGS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