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A/轰爆]《跑不掉​》[一个鬼故事]

跑不掉


※牛盲马晒客


※一个鬼故事

※HBT my love @阿灰大叔 ,祝你生日快乐~~~!








班里多了一个人,——只有爆豪胜己知道。



对于刚升上二年级的小朋友来说,每天光是应付与幼稚园相比骤然增多的课业都自顾不暇。如若不是心思远比长相细腻的爆豪、大概谁也不会注意到这个极不合群的同学,而他注意到也不会贸然亲近——特别是在他陡然发觉对方居然没有影子之后。


心感怪异的孩子不动声色的分散一丝注意给对方,年幼的爆豪比起恐慌更多的只有惊奇,比起确定这半边脸的家伙到底是何种生物、他更想探究对方究竟是如何藏起了堪称跟屁虫的影子。

爆豪不自知的随着对方数次走神,甚至有次上课时他眼见对方的身影出现在天台,晃眼却又没看到半个人影。


他倍感稀奇的同友人提起,小孩子们嬉笑打闹,彼此交流着或道听途说、或随口胡诌的怪谈。没人在意他口中的“多出来的孩子”、更没人搭理这离奇的话题。

反倒是爆豪再度走神,视线笔直撞见他这列正后方墙上挂着的镜子——堪堪撞上自己正后方的那孩子的视线。

而至此时,爆豪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发色半红半白,脸上还顶着半边伤——这样的人若是没人注意到、那才叫怪谈。



所以……这就是那个吧。

那个,鬼魂什么之类的。

理清这一点的爆豪反倒对那孤僻的男孩儿产生了一丝好奇,他大致知晓人会变鬼无非是死过一回,那么那个男孩因何而死?为何没能转世?又缘何偏偏让他看到?——他对已知是鬼魂的孩子充满疑问,却从未对未曾经历过亲人离世却不知从何时起有了“死”的概念的自己有过质疑。


观察“那孩子”的次数越多、爆豪就越发显得不合群起来。

他听过一些不知真假的故事,故事里的人们总因为鬼魂而招致灾祸,轻则生病重则毙命、且无一例外的都与生人之间泾渭分明。

爆豪因而将友人们对他的孤立归罪到“那孩子”头上,因为随他怎么粗鲁闹腾,就在他自身后的镜子里与对方对上视线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搭理过他。

反倒只有镜中才与他对视的男孩儿,每次都站在他身后,面无表情,却的确是直勾勾盯着爆豪。


爆豪将每次直面鬼魂时的心情枚举出来,发觉果然鬼魂这玩意儿并没有什么好怕的。

他不像坐他前面的圆脸女孩儿——每次他起身发出的声响都能叫她吓成一只受惊的兔子,也不是老在放课后聚集在教室玩招灵游戏、明明什么也没招出来就吓得落荒而逃的男孩儿们。

爆豪就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自己的座位上静静看他们闹腾,然后转头、趴在闷睡到凌晨。



要说完全不感到恐惧——这也不太靠谱。

爆豪不打算更靠近那只鬼魂也是这个原因:他好奇,但不至于要为自己的好奇心送掉小命;他想看清对方的面容,但得是他去靠近对方、而不是对方接近他;他已经能看见对方制服领口刺绣的“轰焦冻”三个字,却开始提防起自己有可能直面身后那面镜子的时刻……

毕竟他既不想看到、看到也不想意识到:“那孩子”盯着自己——并距离他越来越近。


浓重的夜色令惊醒的爆豪抬起头,最开始时还在第一排的男孩儿的鬼魂现在距离他不过两个座位。

皎洁的月光在对方扶着的桌面上铺上一层剔透的死色,他盯着轰的脸,忍不住呲牙露出凶恶的表情:“看什么看!”

轰指指爆豪身后,爆豪戒备着这不知在打什么主意的鬼魂,飞快回头撇了眼又扭过头来——近在咫尺的惨白的脸上是叫人不寒而栗的伤痕,而轰眼中却仅有月色空空、丝毫没映出爆豪的脸。


“我在看你……的脚。”

轰撇了眼从未离开过自己座位的爆豪,起身在他面前蹲下,扯着对方制服短裤下纤细的小腿拉到过道上。

爆豪因而得以直视自己的脚踝——早不再淌血的创面已至褐红,齐根断处往上发出腐烂的乌青。

“我……为什么……”爆豪颤抖的喉音从口中挤出,他哆嗦着自问——“没有……脚?”

轰面色如常手却温和抚慰他毫无痛感的断处,安心告知爆豪:“因为这样,你就跑不掉了。”



END




※提示1:爆豪每次都从镜子里看见自己正后方的轰,所以他是没法显示在镜子里的w

※提示2:轰每次都盯着没有映出爆豪的镜子里的自己,结合最后的“我在看你的脚”,那么爆豪的脚究竟在哪儿呢w



 
   
评论(2)
热度(32)
  1. 楚天有阔阿灰大叔 转载了此文字
    ????
【图文All禁 ※ 欢迎安利】
微博:@爹乃空谷幽兰聖污撕
※官能写手/NC17
※萌:逆/肉/3P/拉郎/女装攻
※雷:RPS不吃生子相关设定

【MHA爆中心】轰爆/爆豪派阀
【ACCA相关】尼吉/派利/斯帕
【奥尤/尤奥】奥塔别克&尤里
【高等rapper】YBNL
【SMTM】junoswan/欧元
【1031】尼克/林恩,大毛/艾勒
【GOT7】美泰港随机
【青火】偶尔鸡血产出
【宗凛】偶尔鸡血产出
【SimG】偶尔
【Drarry】偶尔
【JayTim】偶尔
【Spabossa】偶尔

已停产↓
TG/AK/K莫/贱虫/佐鸣/贺祁/无间双龙/GANGS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