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磊白]《百闻不如一见​》[私生磊×白rapper/年下/病/STK/PG(?]

百闻不如一见


※牛盲马晒客


※吴磊×白敬亭

※斯文败类私生饭×触底反弹rapper

※禁圈蒸煮/年下/病/STK/AU/OOC/PG(?


※@Back_Black_Back 点梗:白rapper和斯文败类吴!









吴磊这人,白敬亭百闻不如一见。


他们NZND组合从风光无限到跌下神坛,再到成员各自单飞历经磨难后不同程度上各自闯出一片天——别人不提但他白rapper一直都有这么个饭。

……男饭。

还是个异常年轻的男饭。

——这对不怎么擅长同姑娘打交道的白敬亭来讲没什么影响,而不论他身居高位还是沦落低谷、还是眼下他终于谋得资源重出乐坛,他不得不承认有这么个不离不弃的粉丝——的确对他而言是莫大的鼓励。

因而深夜离开录音棚的白敬亭甫一认出蹲在门口花坛边的男饭便露出营业性笑容,上前拍着蓦地站起身跟他差不多高的大男孩儿的肩,和善的问:“吃了吗?”

对爱豆的嘘寒问暖感到受宠若惊的大男孩儿濡嗫嘴唇好一会儿才答非所问:“白rapper哥辛苦了!”

白敬亭为这人口中自己不走心的艺名讪笑着收回手,却被这光是脸熟的忠实粉丝抄住手掌:“你手怎么这么冰?到我车上暖暖?”

“不了我……”

他婉拒的言语被捂上嘴的手打断,而直到白敬亭眼前一晃丧失意识时他才注意到:自己口鼻与这人手掌之间——还隔着一层散发出离奇化学制品味道的手帕。


……哦不,是抹布。


恍然爆发洁癖的白敬亭猛地睁眼,低矮的天顶和散发出皮革味道的坐垫令他意识到自己是在车里。

平稳的车身显然并没在行进中,而他晕晕乎乎只觉得自己胸口被人拱过,垂头就见刚那大男孩在他身上推了推眼镜。

这个看上去距阳光校草八九不离十的大男孩儿轻轻“嗯?”了声,轻抿双唇嘴角撇起,漂亮的眼睛在镜片后面透着狡黠的光。

白敬亭为这满脸水灵容貌姣好的青年那说不出的古怪视线打了个冷颤,想着自个儿好歹年纪摆在这儿、好歹也别太丢份的咕隆着张口:“喂、”

并不打算搭理他的男孩儿在他身上低头,滑到鼻尖的无框眼镜露出对方灵动的一双眼,带着年轻男人特有的活力、却也有着这个年纪不大可能会出现在眼中的算计意味:“白哥,我叫吴磊,三个石头的磊。”


白敬亭脑子嗡嗡作响,听到三个石头的瞬间脑子里也像被逐一投下三颗石子——

一颗是组合活动时老是跟他们行程却指举他个人灯牌的高个儿男孩儿,落进他平静的心涡中泛起涟漪。

一颗是他单飞后遭遇低谷期闭门不出那会儿时常出现在自己公寓门前的慰问品,堵在他嗓子眼儿让他不禁噤声屏息。

还有一颗是近来老是不见东西的异样感觉,尽管并没对他的生活与工作产生大影响,但他贴身的物件的确缺了不少,而随之而来的被人窥探与过激守护的感觉却令他的个人生活仿若被投石问路。

——那些或是异样或是离奇的小石头,一颗一颗将他虚晃的心境精卫填海。


“……是你吗?”

换个人或许根本不懂白敬亭这没头没脑的质疑,但吴磊却一边捏住眼镜腿儿摘下眼镜、一边笑着张开抿在一块儿的双唇:“都是我。”

语毕他抓住白敬亭的领口,没将人提起而是垂头以鼻尖贴上去,鼻头碾着对方衣襟的走线,一路从胸【马晒客】口挪至白敬亭颈间。

他同时深吸一口气,颈项高昂的俊脸由此做出愉悦的神情——白敬亭眼睁睁看着对方即便远算不上情绪正常、但绝对属于好看的这张脸,对这年轻帅气的男孩儿绑架自己的原由感到疑惑。

于是他颤颤巍巍呼出口气:“你想……干什么?”

而他抖动的咽喉因此被扼住,吴磊细长的手指顶着他下巴尖儿,逐渐收紧的手劲儿迫使他仰头抵到车门上。


青年嘀嘀咕咕的在白敬亭扬起的颈间磨蹭,话语间隙发出的呼哧喘气儿令他听上去像只心焦的野兽。

他闻着与被他擅自拿去的白敬亭的贴身物件上的稀薄味道完全不同的浓厚气息,在偶像因为紧张而喘息渐重的起伏胸【马晒客】口上停下,枕着白敬亭左胸抬手在他右边胸【马晒客】膛上敲了敲。

吴磊听着自己右耳下咕嘟咕嘟的急速心跳,左手摊平压在白敬亭平整的胸【马晒客】肌上,小声说:“白哥好像又要火了,我难受。”

他屈起手指戳进这人衬衫纽扣间时而抻平时而鼓起的缝中,抽着鼻子在对方肩上支起脑袋,贴着迷茫盯着车顶的白敬亭的下颌线一路嗅上他耳际。


白敬亭耳边全是灼热有声的呼吸,他咽了口唾沫冷不丁与猛然出现在他视线正中的年轻男人对上了眼,就见没戴眼镜时完全就是个阳光青年的危险分子又冲他笑了下。

——又干净又好看的笑脸换作其他情况可别提多让人高兴了,但眼下白敬亭只觉得毛骨悚然:他意识到这人一直在闻他,便忍不住猜想对方拿走自己的东西后都用来做了些什么。

尽管直觉告诉他还是别知道比较好,可随着对方略微偏脸而导致变了角度的笑容又立马充满邪气,白敬亭用不着问出口就见吴磊以实际行动回答了一直被可以忽略的问题——


吴磊绑【马晒客】架他干什么?

——青年分【马晒客】腿在白敬亭毫无知觉的腿边支起膝盖,显然有茁壮成长的大高个儿在窄小的车内空间里甚至没法完全直立上身。

这人看也没看他一眼便躬身垂头,刚刚还在他胸口颈间嗅个不停的挺立鼻梁已然碰到白敬亭腿【马晒客】间。

尽量垂头确认这人状况的白敬亭亲耳听到这小鬼自他两腿之间发出声音——“你知道我拿了你什么东西吗?”

天真的嗓音逐一列举他渐渐消失的钢笔、钱包、衬衫、内【马晒客】裤,最后白敬亭听到个单字,不确定的发出声呢喃:“什么?”

他话音未落被人抓着双手从后座上提起,吴磊笔直杵到他面前答:“白哥,最后我要带走‘你’。”


他猖狂扔下这句话,全无之前在偶像身上倾注的黏【马晒客】腻磨【马晒客】蹭。

吴磊一手扣住白敬亭为了复出刚染过颜色的后脑勺、一手“咚”地凿到对方脑后的车窗玻璃上。

年轻猛兽的唇舌在靠舌头吃饭的rapper嘴里像是错乱的雨刮,在他干涸的舌苔上一阵乱碾,直到白敬亭止不住滑出嘴唇的唾【马晒客】液才叼着他下唇微微拉起,松掉牙关又张嘴包住对方胀【马晒客】红的嘴唇。

他呼哧呼哧的在白敬亭口中喘气,因为他渴望的对方的气息沾上他的味道而欣喜若狂。

他几乎要克制不住自己将想要的东西强行占【马晒客】有的冲动,也因此在对方身边所有东西都满足不了自己时选择了动手。


毕竟,吴磊这人,对白敬亭百“闻”不如一见。


END



……心血来潮开了点梗,然后就整了个这个……

【遥想我那明天永不到来的磊山……………………………………【【【

 
2017-10-08
/  标签: 磊白
15
   
评论(15)
热度(60)
【图文All禁 ※ 欢迎安利】
微博:@爹乃空谷幽兰聖污撕
※官能写手/NC17
※萌:逆/肉/3P/拉郎/女装攻
※雷:RPS不吃生子相关设定

【MHA爆中心】轰爆/爆豪派阀
【ACCA相关】尼吉/派利/斯帕
【奥尤/尤奥】奥塔别克&尤里
【高等rapper】YBNL
【SMTM】junoswan/欧元
【1031】尼克/林恩,大毛/艾勒
【GOT7】美泰港随机
【青火】偶尔鸡血产出
【宗凛】偶尔鸡血产出
【SimG】偶尔
【Drarry】偶尔
【JayTim】偶尔
【Spabossa】偶尔

已停产↓
TG/AK/K莫/贱虫/佐鸣/贺祁/无间双龙/GANGS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