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A/轰爆]《蠢蠢》【第0-1章】tbc.[缺爱作家×暴躁编辑/无个性现AU]



I, Dokiドキ

蠢  蠢



※文/牛盲马晒客

※图/ @渊青梣 【全图商用ALL禁


※缺爱鬼才作家×暴躁新人编辑

※无个性/现paro/本格甜不虐


※大量派阀,使人操心【






【Oh】


直到入职手续办完后,刚入职雄英出版社的新人编辑才从出电梯门不是往左而是右拐察觉出异样——此后接踵而来的三名女性未来同事的礼貌点头令他一阵焦躁,毕竟据他所知他梦想中的周刊漫画《DROP》编辑部不出意外应该全员都是大老爷们儿才对,而眼下与女性职员擦肩而过的频率也未免太过离谱。

向来心直口快的青年当下叫停自人事部拿着他的履历将他拎出来起便一言不发的未来上司——“等一下相泽主编!”

没想被点名的男人非但没停反而加快步伐,以他力所能及最快的脚程步入走廊尽头那空气中甚至肉眼可见飘荡着女性香气的办公区,双手合十招呼大家:“新同事来了,大家欢迎。”


“欢迎!”“欢迎加入!”“请多指教!”


甜美的女性声音。

还是复数。

且男性含量趋近于零。


……就职意愿是週刊漫画《DROP》那纯爷们儿编辑部的新人编辑爆豪胜己、作为将“零”变为“趋近于零”的月刊小说《MHA》编辑部内唯一一名男性编辑,一嗓子“蛤????????”吼得刚出电梯的签约作家轰焦冻忍不住驻足抬头。

他戴上口罩却遮不住标志性的发色与半脸伤痕,只得抬起刚确定入围文学奖项的自己的新作单行本样刊挡住脸,扭头出了雄英社的大门。







【1】&only


爆豪胜己,男,25岁。

志向:编辑;职业:编辑。

但——(并没有很快乐的)顺利就业中。


入职一周以来已经无数次递交调职申请的爆豪最终也没选择递交辞职报告,——毕竟他首先想进的是雄英社,其次是通过雄英社认识代表职业漫画家欧鲁迈特,再次是在雄英社年会上要到(喜欢的)漫画家欧鲁迈特的签名,再再次是让(超喜欢的)漫画家知道有他这么号铁粉……此后很多才是成为欧鲁迈特老师的编辑。

但,——“进《DROP》编辑部有没有可能成为欧鲁迈特老师的编辑且不谈,在这儿是绝对不可能的吧混蛋!”

“是主编。”

“……混蛋主编!”

“哦。”有且仅有面试入职当天西装革履气宇非凡的长发男人应了声,翻身转向沙发背继续睡着,见人没走才闷声答他,“‘化不可能为可能’,爆豪君,这可是你履历表里最动人的一句话噢。”

爆豪被他一句话噎到胸闷气短,气得早晨才被他用半瓶发胶压下去的头发都要暴跳如雷,见这没个正型的混蛋主编并不打算再搭理自己的日常纠缠,只得胡乱撸了把服服帖帖的金发转身出门——


“爆豪君喝冰玫瑰茶还是冻杏仁茶?”——“经期还没过就给我乖乖喝热的!”

“爆豪君复印机好像又出问题了……”——“给我叫人来修啊!”

“爆豪君的头发翘起来啦!”——“闭嘴圆脸!”

“爆豪君,跟我去见一下作家。”“……哦。”


——爆豪胜己,男,25岁。

在(不要问他为什么)熟知所有女性同事(=所有同事)经期、

(不用问他怎么办)掌握曾经并不清楚的办公器材维修办法、

(不管你信不信)每天都有好好打理的服帖金发就快忍不住爆发的当下——

第一次涉及到正式与他的职业相关的工作内容。



……但——依旧跟他求职雄英社的根本原因并没有什么卵关系。



拯救爆豪于M本部女子会之中的同事是爆豪入职前刚升上副主编的八百万,她既是爆豪工作上的前辈、更是眼下领爆豪去见的作家的前任(编辑)。

尽管爆豪死活没想明白这群姑娘们干嘛连编辑与作家的关系都用暧昧的“EX”来表示,但在引导新人编辑适应工作这事上、M本部内的确没有任何人比八百万更适合。

一周时间相处下来爆豪显然给八百万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事实上除去每天找混蛋主编啊不、相泽主编呐喊要调任之外,相貌俊朗体格出众性子虽爆但并非胡搅蛮缠——除了调任(again)——的爆豪给M本部所有姑娘们都留下了相当好的印象——除了调任(再三强调)。

思及此八百万抬头,在人挤人的地铁中安稳坐在爆豪发现后隔着公文包搡着她肩膀将她摁下的空座上,仰脸冲爆豪露出个得体的微笑。

“……干嘛。”

“相泽主编的意思是至少半个月后再为你介绍作家,但我们一致认可爆豪君的学习能力与适应能力,我个人更认定爆豪君在压力与激励下会有更显著的成长,而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自然是切身体会才有更多收益,所以这才提前带你来见接下来你将负责的作家。”

这位涵养出众的大小姐难得说了这么一大通话,不愧是文学编辑的她几次三番变换措辞,复杂的语态令自带过滤功能的爆豪的耳朵接收到的、却只有删繁就简提纲挈领的一个意思——“……干嘛,那家伙很难搞吗?”

八百万脸上的微笑僵了下后反而更鲜活的绽放开来,她在一片爆豪就算瞎了也能品味出来的女性的恋爱意味中眨了眨眼睛,并笃定而毫不留情地告知:“超难搞的。”


能叫好脾气与优秀的业务能力和极佳的敬业精神并存的八百万忘掉敬语——爆豪猜对方多半是被那作家性骚扰过;但自这姑娘提起作家时的表情来看……作家本人肯定是个池面。

且不提只要是人多少都有些外貌协会、长相对一个人的所作所为所起的作用可绝非等闲。就好比与爆豪一同参加面试的峰田——求职意向全部填写M本部的小个儿男人连考三年都没过面试,且直到今年第三次落选也拒绝删掉履历表上的“想看月刊小说《MHA》编辑部全员穿超短裙”的志愿。

别提在场女性当下露出的厌恶表情,饶是爆豪都一个没忍住将这目的不纯的家伙轰了出去——而他回头就见此前一直在打瞌睡的相泽主编大加赞赏的冲他点头……这么想来,搞不好这就是他被那混蛋主编越级捞去M本部的原因!!!

向来沉稳的八百万见身边那易燃易爆炸的帅哥面上表情一层楼一变样,终于在电梯停在六楼时脸上出现了醍醐灌顶的神态,便止不住好心出言安慰:“爆豪君,刚刚我也言重了,焦冻老师也没有那么难、难以相处。”

爆豪跟着八百万在写有“轰”字名牌的公寓门前停下,下意识按照上班第一天前辈们分发给他的着装要求将西装革履头发服帖人模狗样不对这已经是鬼样了的自己又捋了一遍。

而后他举手准备敲门,却见自始至终都表现出极佳教养的八百万一声招呼都不打便掏钥匙开门,并越过对方头顶、同听到声响前来查看的……女仆!!!???


——打了个照面。



“我……操?”

“什么?”“操谁?”

八百万疑惑的声音令爆豪稍微收回点儿注意,他见前辈已然躬身便无视另一个答非所问的声音随之低头:“您好,我是爆豪胜己,是M本部为焦冻老师配备的临时编辑!”

“临时?”

爆豪只见一只妆扮齐全(甚至有好好涂上指甲油)的手戳进自己视野,翻转手掌托着他下巴令他不得不抬起脑袋直视此人——

首先,这百分之百是个男人,不会也不可能认错,毕竟对方连脸上的伤疤都不打算遮一下。

其次,……不管是兴趣还是别的什么癖好吧,就独居成年男性而言、你这一身女仆装白丝袜蕾丝发带也未免太完整了吧?!

……许是人生中第一次负责的作家的出场方式太过离奇,也可能是八百万的神色太过寻常,更由于这位女仆装作家那违和感爆棚却莫名令人感到合适的氛围,——爆豪直到对方手指离开他下巴为止,才注意到自己被毫无社交礼仪可言的女装癖男人、初次见面就摸了下巴。

他心里头的火气登时上涌,快冒出嗓子眼儿了却见对方一眼也不瞧他地转过身,意有所指的冲八百万问:“有多临时?”

“到您希望调任为止。”

“哦,就是说长期咯?”他低声嘀咕着,似乎不打算给任何人留下插话的机会,“我向来不主动换编辑,你干嘛申请调走?”


爆豪眼角余光里的八百万站在玄关不曾动身,抬眼凝望着比已经够高佻了的自己还要高上不少的男人,脸上仍旧噙着在地铁里浮现过的笑意。

瞎子都能瞧出的单箭头大概因为所指之人背身而立所以被无视掉了,感官敏锐但对男欢女爱没什么兴趣的爆豪为这样身处恋爱感情而不自知的男女们感到无语,起码的礼仪与誓死不想惹上麻烦的心态令他下意识后退一步想先出去。

可他没想到八百万先他一步后退出门嗙的关门反锁,在爆豪尚未搞清楚这又是什么骚操作的状况下背靠门板给被反锁住的大人气作家焦冻老师的新任责编发消息——


「第一个任务,首先要到稿子。」


爆豪沉默几秒,但他只会在沉默中爆炸而非默然消亡——他跟进屋子追问已然端正坐回电脑前的作家:“喂,你们俩这是闹哪出?”

没得到半句答复后他又疯狂给八百万发邮件质询,在确信两方对他都拒不理睬后,本来就没什么好脾气的爆豪便如他名字那般盛气凌人地爆发了。

盛怒下的男人越过桌子伸手拎着刚刚还叫他无从下手的女仆装前胸、将人提起拖到自己面前,见对方眼睛仍旧黏在两人之间的电脑屏幕上,不禁破口大骂:“你看哪儿呢混蛋作家!”

“……情色作家。”

“蛤?”

“我说,我不是混蛋作家,我是情色作家。”



轰焦冻其人——名字比姓氏响亮。

以本名(仅名)为笔名,并以处女作斩获大奖后销声匿迹,多年之后在不改名的情况下移籍月刊小说杂志《MHA》,复出第二作便又屡获大奖提名。

尽管爆豪怎么也算不上好读书之人、也根本不了解自己所就职的M本部在文坛有着何等地位,但即便是他、也知道此人在年初雄英社特别颜出企划中仅次于欧鲁迈特排在卷首第二页。而企划发布后凭借“美男作家焦冻”的名号迅速超过欧鲁迈特成为榜单第一的男人因此被气炸的爆豪将之作为偶像的敌人进行过初步了解,因而即便是不大喜欢文学作品的爆豪,也知晓了此人堪称微妙的名声——

纵观眼下所有文学类书籍榜单TOP10——还没死的就只有他一人。

以及所有作者在世的当代小说销量榜TOP10——没写死过人的也只有他一人。

而这正是因为:畅销小说家「焦冻」——是个情色小说家。


爆豪在这人不看气氛的直白告解下首先想到自己入职一周以来赌气一次都没看过M本部出版的杂志——转念一想老子才入职一周这么就他妈倒了八辈子霉摊上这么个难搞的作家?——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的将人往自己这边扯:“谁管你写什么黄文!好好听人说话!”

他这话反倒令“女仆”略微睁大了些眼睛,对方终于抬眼看向他,并头一次发出带有语气的疑问:“爆——豪是吧?”

“‘君’!”

“恕我直言,爆豪你真有读过书吗?”

“关你屁事——给我喊‘君’!”

“那么、是那个吧,爆豪是完全零基础的新人吧!”

爆豪深吸一口气屏住,一字一顿咬牙切齿道:“咱们完全不熟吧?轰、焦、冻——君!”


轰脸上那看文盲般的表情终于散去,取而代之的便是叫已经很暴躁的爆豪更加暴躁的理所应当——“你知道我,也是,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我。”

“啊,是,八百万前辈给我科普了一路,包括色情作家您的生辰八字祖坟地址,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换个说法跟您好好谈谈。”爆豪一顿、呲牙露出狞笑,“带脏话的。”

“我是情色作家,不是色情作家。”轰说了这么句后立马又追问,“不过为什么你认为我是混蛋作家?”

爆豪挑眉:“为什么说你混蛋你心里没点逼数?”

“……已经默认可以说脏话了吗?”


轰的表情比他话语诚恳,而他语气已经够诚恳了,所以有问题的便只有令他所疑惑的一切看上去都像是嘲讽的——问题本身。

爆豪不知这是他们搞文字的人的通病还是怎么,丝毫没从对方的疑问语气中咂摸出任何虚假意味的他顿了下,决定姑且还是先好好说话:“焦冻老师——”

“‘君’。”轰抬起戴着发带的脑袋、诚恳的盯着被他噎了一句的爆豪,“你说的,咱们不熟,所以要喊‘君’……但你连我的名字都喊了,我是不是也该叫你……”

“住、”

“胜己……”

爆豪“咚”一拳凿到桌上——轰撇了眼被砸扁之前就被他揉成一团的稿纸,下意识补充到——“君?”


tbc..


※新连载,赶CP,祝我好运ww

※是轰爆,是轰爆,是轰爆。

※如无意外隔日更新,lof发布次日修文&附图,这就是个相声所以不用细想。

 
2017-10-14
/  标签: 轰爆
   
评论(15)
热度(145)
【图文All禁 ※ 欢迎安利】
微博:@爹乃空谷幽兰聖污撕
※官能写手/NC17
※萌:逆/肉/3P/拉郎/女装攻
※雷:RPS不吃生子相关设定

【MHA爆中心】轰爆/爆豪派阀
【ACCA相关】尼吉/派利/斯帕
【奥尤/尤奥】奥塔别克&尤里
【高等rapper】YBNL
【SMTM】junoswan/欧元
【1031】尼克/林恩,大毛/艾勒
【GOT7】美泰港随机
【青火】偶尔鸡血产出
【宗凛】偶尔鸡血产出
【SimG】偶尔
【Drarry】偶尔
【JayTim】偶尔
【Spabossa】偶尔

已停产↓
TG/AK/K莫/贱虫/佐鸣/贺祁/无间双龙/GANGS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