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盲马晒客

【图文All禁 ※ 欢迎安利】
WB@爹乃空谷幽兰聖污撕
※官能写手/NC21
萌:逆/肉/3P/拉郎/女装攻
雷:RPS不吃生子相关设定

疯狂主产 ↓
【剧版镇魂】双男主RPS
【MHA】物心物/轰爆轰
【1031】尼林/毛勒
【青火】【宗凛】

偶尔产出 ↓
【Spabossa】【SimG】
【Drarry】【JayTim】
【高等rapper】YBNL
【SMTM】junoswan/欧元
【ACCA】尼吉/派利/斯帕
【GOT7】美泰港随机

已停产↓
TG/AK/K莫/贱虫/佐鸣/贺祁/无间双龙/GANGSTA/奥尤/尤奥/马场林

[宗凛]《每日绵绵》[2014宗介生贺]

※牛盲马晒客


※宗凛only

※发生在《每日黄昏》主线之外的故事

※没错本番还没写完就先写续篇了_(:зゝ∠)_

※总裁生快凛凛快生┗| ' ▽'|┛

※OOC


【一时间】


札幌下起了春雨,遥也寄来了礼物。

凛抱着包裹回了宿舍,给仍然远在袋鼠国的寄件人发了封确认收货的邮件,下意识觉得自己要不干脆做澳洲代购吧……

——玩笑而已。

只是近日与刚进大学刚来札幌的时候不同,——他的心情终于好到足够开玩笑的地步。


正式拒绝一起去澳洲的邀请时,凛多少也有想过自己未来是否会感到后悔;只是兴趣是一方面、梦想是一方面,人这一生、又是一方面。

——只是刚刚好、这些都是同一方面。

也包括附着在他的梦想之上的、宗介的梦想——以及凌驾于宗介的梦想之上的、囊括了整个“松冈凛”的梦想。

凛垂下眼睑,收拢的手指绞紧了迟迟没有动静的手机,心里也紧巴巴的想——

他何德何能,能充盈宗介的整个梦想。


“喂——”

凛抬起头,等来人到了面前时、还是忍不住撇开了视线。

“等很久?”

这声音跟此前在图书馆听到的像是略有不同,大约这男人还在为他滑头的计谋洋洋自得。

“凛——”

“唔?——喂!”

宗介的口里有一点薄荷的味道,想必是刚刚嚼过香口胶,可……

——凛挥开他捂住嘴,一肚子笨蛋白痴蠢货全都因为迅速蹿红的耳尖而丧失了说服力。

宗介仍旧泰然的看着他,等他别扭的抬手擦了好一会儿嘴唇才撇起嘴角:“为什么不说话?”

“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那天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那时间】


——那天。

凛这辈子最不愿回想的是他得知宗介肩部有伤那天,其次恐怕就是一个月之前的那个黄昏。

放弃游泳来到札幌令凛性情大变,但究其根源恐怕还是那“最不愿回想的时刻”带给他的冲击;也因此本没有想过再见面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这给凛带来的震撼同样不亚于前者。

而那无慈悲的男人还撇下眼角一本正经的说他手术失败再也没法抬起手臂——天知道当时凛有多难过。

那时他想——既然如此,就把我赔给你吧。

于是他疯了般按倒对方,一点一点、把自己给了他。

凛在那黄昏像是着了魔,但他说不出口的、永远是他心底里本不该生出的愧疚。

他认为,他跟总结就像是冲绳的海滨和札幌的雪,本应各归其位各司其职,搅和到一起……

那就乱了套了。


只是次日清晨,凛从乱了套的酸痛和难过中醒来时,他身边的男人已然抬肩护了他一整夜。

回过神来的凛大发雷霆,痛揍了带着笑意请求他原谅的宗介一顿,——却也总算,回到了很久很久、和没那么久之前。

——远到他们还是小朋友的时候,近到近在咫尺的这一时间。


【此时间】


“人明明就在札幌念大学,为什么周末还要特地住酒店?”

“温泉民宿,不是酒店。”

凛把包扔到靠窗那边的床上——“连房间都是标间,哪里像民宿了。”

宗介在他身后盯他半晌,等人忍不住的回头看了才笑呵呵说是。

二人无话了那么半晌,久未谋面的尴尬无措在老板娘亲切的招呼下总算被化解。

凛咬着后槽牙一点一点收拾衣物,继而抱着小木盆前往露天温泉——还没忘带上两瓶烧酒。

他说不清楚此刻两人间的生疏来自何处,却总觉得宗介每每往前走了一步、自己也原地未动——但那段距离感却仍旧在他二人间徘徊。

这大约就是时间吧。

——拽走了说不清的有的没的,留下了道不尽的你的他的。


推开木门时宗介已经泡进水里。

凛下意识将视线扫到他肩上,再没发现此前将他冲击得七零八落的红肿青紫。

“喔,来了?”

凛从他所在的池对面下了水,把烧酒斟满杯了、手轻轻推了把浮在水面上的小木盆。

宗介伸手拦住飘到他身侧的木盆,抬起酒杯却没急着喝;他起身往前两步,在距离凛一米开外的地方又沉进水里。

“凛,过来。”

凛站在他对面,看着他俩之间波光粼粼的那段距离,心似春雨落池、溅起了涟漪。


【何时间】


宗介的心情凛不是完全没发觉。

这感觉类似春雨,颇有些润物细无声的意味。

他总嘲弄遥不懂什么叫“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也从未提点他不谙世事的挚友、他身边就有这么个长情种。

只是临到他自个儿了,却怎么也体会不出宗介在那个当下的心中所想。

落雪的黄昏他们再次重逢了,凛也早已变得沉默而内敛。

他不知再出现的宗介会怎么看他,却发觉自己总算开始懂了——没人会为了普通朋友穿越城市来找他,正如他不会为了发小而背上歉疚躲去别人找不到的地方。


凛在热水里泡得发烫,但体表的温度始终比不上被缓慢打开的体内湿热。

宗介抱着他的腰将他小心的隔出水面,虽说仍有热水时不时的涌进直肠,却也没给凛造成多大的影响。

他紫色的发梢已经全湿了,粘哒哒贴在他脑门上又被宗介的手指给拨开。

凛没法控制愈发下沉的腰肢,只能双手攀着宗介的脖颈、双腿盘住他的腰。

他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起发展成了能够这样的关系,却终究是在宗介天青色的瞳仁里发现了自己的影子。


【终时间】


“没关系哟,凛。”

这男人的声音也如绵绵春雨——

“我们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呢。”


END


2014-09-17 /  标签 : 宗凛 12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