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盲马晒客

【图文All禁 ※ 欢迎安利】
WB@爹乃空谷幽兰聖污撕
※官能写手/NC21
萌:逆/肉/3P/拉郎/女装攻
雷:RPS不吃生子相关设定

疯狂主产 ↓
白宇&朱一龙/角色衍生拉郎
【MHA】物心/荼毘治崎
【1031】尼林/毛勒
【青火】【宗凛】

偶尔产出 ↓
【Spabossa】【Drarry】
【SMTM】【高等rapper】
【ACCA】尼吉/派利/斯帕
【GOT7】美泰港随机
【MHA】轰爆/爆轰

已停产↓
TG/AK/K莫/贱虫/佐鸣/贺祁/无间双龙/GANGSTA/奥尤/尤奥/马场林/JayTim/junoswan/欧元/YBNL

[青火]《​同一个青峰​》[510青火日贺正/双A-end/二期if/NC17]

同一个青峰


※牛盲马晒客


※双A系列最终弹【汇总→【青火】篇目汇总&链接

※Alpha总裁峰/初【马晒客】潮高中峰×Alpha成年火

※二期if/妄想3P/NC17


2018青火日贺正





等候旺季忙到起飞的青峰Boss归宅几乎成了工时固定的火神下班后的日常,晚班他会顺便打包一些合乎爱人口味的餐点回家当宵夜,早班的话他便空出大把时间采购食材回家亲自下厨。

——堂堂主厨火神大我立在灶前,四个火口各被小锅占用,他则将腌好的两条秋刀鱼整齐码进烤炉。才刚通过电话的男人在吃食上丝毫不挑,虽说青峰本人对火神的评价不甚表态,但朋友们都知道——也就是火神,才让这个本性挑剔的家伙连一个毛病都挑不出来。

思及此,本就脾气极好的火神更是心情愉悦,便放松了在家也端端正正挺得笔直的脊背,终于从高级餐厅开放厨房模式切换出来,慵懒地侧倚上流理台。

切好的柠檬散发出新鲜的香味,厚涂的蜂蜜令空气都甜丝丝的,——信息素与此味出同源的火神以切实的嗅觉品味这两种无法被他识别的信息素,不禁好奇自己的发【马晒客】情【马晒客】期来临时、青峰又是怎样一番体验。


设置好时间的厨房电器慢慢透出食物的香气,令火神在他熟悉的环境中感到无比舒适。兴许是累了、兴许是舒适的环境使他放松下来,火神竟没管炉子上小火慢炖着的汤锅,不自知地垂下眼眯了会儿。

不多时他迷蒙睁眼——火神仍旧站在自家厨房里,双手撑着大理石台面边沿,似是亲昵地对上他臂弯间的男人的视线。

火神疑惑地挑眉,低声问了句:“你怎么回了?”

他正要回头找寻手机确认时间,却被青峰揽住后腰往自己身上带了下。

这一揽令火神愣住,不论是过猛的力道还是半点儿缓冲都不带的粗鲁,都令对爱人眼下的性格门儿清的火神意识到:这不是青峰。

或者说——这不是他的那个青峰。



【以下link】



END



*本系列完

去年七月开篇,之后就火神生贺→青峰生贺→双火日→青火日,这么一路顺着庆祝下来……我真是个活在贺文里的男人【

之前if职业展开了《芳心纵火犯》系列,现在双A×二期if系列也在此画上句号,接下来可以继续乱搞了【喂



2018-05-10 /  标签 : 青火光组 59 1  

[青火]《TOO》[桐皇青火前提/HF麻豆青×平模爱豆火]

TOO

 

※牛盲马晒客

 

※HF麻豆青×平模爱豆火

※桐皇青火/对头→pao【马晒客】友→情人

※艺能pa/OOC/NC17

 

 

 

0.

电话准时响起——却是一左一右双声道立体音。

 

特意与默认铃音区分开所以选了系统自带铃声倒数第2条,这点小心思也能撞上用同一个铃声的床伴、倒令各自转醒的两人不得不感慨缘分的奇妙。

情事过后背对背闷头大睡的房客转型,羽绒被两边各伸出一只手臂,一前一后掐断旋律相同的“双声道”,分别压低声音接起自己的这通电话,同时发出问候的喉音。

 

……只是这声音未免也太熟悉了点???

 

青峰猛地转过头,对上正圆睁着瞪自己、又微微眯起来的——火神的眼睛。

 

 

1.

高强度的工作后毫无压力地约上一炮——这本该是件你情我愿的开心事。

——至少在爽过一夜被工作电话吵醒又不得不直面眼前与身后的尴尬局面之前,火神是这么想的。

 

昨晚的聚会是他合作过多次的品牌斩获设计奖后举办的庆功宴,火神留美归来后接的第一个代言就是这家,眼下手上还捏着仅剩三个月的合约,又凭借近来的超高曝光率与带货率、稳居该品牌未来向海外发展时签约模特意向榜首。

横竖躲不过这茬的火神因而早早去了会场,且一点儿也不意外的发现这个派对几乎召集了本国时尚界所有熟脸。

他一米九几的身高与结实的体魄在模特扎堆的场合下不大显眼,特意搭配一身休闲装扮箍上脑袋的发带将他出挑的发色遮掩大半,在灯光偏暗的室内也没摘下的浅粉色遮阳镜更是有好好藏起他猛虎般的眼神——即便如此,他却还是在有心提点他的主设计师的招待下被灌了不少酒。

 

于是Party后半截火神几乎是懵的,他光惦记着别再被人找到应酬,也不管经纪人再三叮嘱他瞅准机会就好好表现自己,装上两盘水果便躲去角落里。

然而还不够——

火神耐着性子瞥一眼身后光怪陆离的舞池,又回望海湾酒店的落地窗前瑰丽的夜景,索性一屁股坐下盘腿开吃,管他身后都是哪些在日本时尚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接下来的记忆随着佳肴与美酒被他消耗一空而模糊起来。

他坐在车里单手扶额绞尽脑汁地回想,连他高中时在桐皇篮球场上被青峰截下球的次数都数清楚了,却仍旧没想明白他怎么就跟青峰在同一张床上醒来。

 

 

2.

那黑黢黢的大块头显然也是懵的,看表情恐怕记忆不比火神清明多少。

当着对方的面两人都没敢掀开被子确认被单下的情况,但起身下床穿衣套裤,什么黏糊糊热辣辣急吼吼麻丝丝的感觉都乱了套。

火神好不容易确定仅有腹前一片狼藉的自己显然不是在下面那个,穿好衣服回头又猛对上青峰罕有的不干不脆的眼神。

这个眼神令火神不消一秒就想起在桐皇时两人一言不合就轧球,胜负大致相抵青峰的眼神却令火神火大得不行。

没想冤家路窄不止狭路相逢,居然借着醉意摸上同一张床,昨晚什么感觉已经不重要了,眼下可算是落得个两败俱伤。

 

青峰隔着床铺盯着火神,俩人眼神几乎已经裹在一起干架,各自面上都不大好看。

这家伙黝黑的肤色令他显得野性十足,比起火神主打的Wild路线更是平添一股兽性——于是火神惊觉这么多年过去青峰还是只需一眼就能燃起他所有不爽的情绪,当下便控制不住地想要与青峰交恶几回。

然而青峰盯他半晌先问了句:“……还好?”

火神绷紧的心弦一跳——哦,看来青峰也不是下面那个。

 

于是满心忐忑霎时落地,火神挑眉接着眯眼,自小到大从没变过的猛虎眼神逼了过去——

“约pao约到熟人,不巧还是同行,更不巧还是旧孽,最不巧还是你。”

——你说我好不好。

 

 

3.

早晨的剑拔弩张被紧随而来的连环call打断,青峰比火神还先出门,接着电话赶去摄影棚,进门就被经纪人桃井截了道。

她见青峰仍旧是昨晚应邀参加派对那身打扮,用膝盖也想得出这人过了怎样一个不检点的夜晚。

好在尽管这家伙此刻面色不善、但身体素质和皮肤状态都相当不错——桃井长舒口气将新企划拍到青峰胸口,让他换上赞助商搭配的衣服赶紧准备拍摄。

青峰心不在焉地翻看一遍又将企划书拍回桃井头顶,他无需回避这女人自顾自脱衣服换装,抓着休闲西装连同宽松的衬衫一起兜头摘下身,紧接着就听身后的桃井怒叱:“阿大?!”

一头雾水的青峰揪着衣服在镜前转身,横亘满背的抓痕令他后知后觉意识到——他显然不是下面那个……

“大我——怎么回事?!”

隔壁替桃井爆出这句,青峰伸直手臂扯开将一整个大化妆间一分为二的帘布,今天第二次——对上火神那令人火大的视线……和对方背上和他如出一辙的浅淡抓痕。

哦,看来火神……也不尽然是下面那个。

 

火神瞥他一眼转回镜子前坐下,让化妆师给自己有可能露出来的肩背上遮瑕。

青峰直勾勾盯着被遮瑕膏摸去的痕迹,在即将跳脚的桃井的数落下回过头:“喏。”

负责他这边的化妆师赶紧跟上来如法炮制,却在近在眼前却够不着的完美背肌下闹了个大红脸。

青峰又回头瞥了眼方便别人上妆才坐下的大高个儿,终于后知后觉的让桃井搬来凳子。

他看了眼火神那与往日相比不过结实了些的肌肉群,不耐烦地发出声“啧”,转身顺带又拉上帘子。

 

 

4.

参拍同一企划的两个模特都这个德性着实令人头大,但好在还没谁将他俩想到一起。

火神是留美归日念高中时被星探发掘,杂志出道不多时便成功占据平面模特一把手的位置;手上代言无数、潮牌又都想跻身全球时尚圈,慢慢才将他这把火从国内烧去海外。

而青峰毕业后才入这行,签约后立即转往欧洲接受训练,凭借数一数二的自身条件自始至终都走HF路线,平面作品不多、但他但凡走过的秀全是大开大闭,近来拿下两个蓝血品牌的亚太地区代言才从国外火回国内。

两人体格相仿体态相近,身高相差2厘米,色号相差5阶;各自走在同一职业截然不同的两条道上,名气也差不离。

甭管品牌方出于何种考虑同时签下他们俩,两人此刻都面临着同样一个问题:

“这个?”“这啥?”

——那是他们再熟悉不过的,桐皇的球衣。

 

业内尚算好脾气的火神都开始上火了,就更别提向来跟着耍大牌传闻的青峰。

品牌方显然不止对他们俩的履历了如指掌,更对这对校友的高中时期门儿清——

火神大我和青峰大辉,桐皇高中篮球队两大主力,从火神转学过去就开始闹不和,直到青峰被签去国外都一直两相交恶。

两人打过球也打过架,……算上前夜眼下连炮也打过了。

这两方都不大愿意提及的关系因为同样的球衣被连根拔起,令两个人的火气都大得不行。

而当两人穿着同样的球衣一前一后走进棚内,相互较劲的两股势头又仿佛嘲讽过去的不和都多大个事——别说过去,就是现在、他俩搞不好一言不合都要决一死战了。

 

 

5.

好在两人都是职业模特,敬业精神与业务能力当头吊着,至少保证第一次拍摄大体顺利。

第一天全程都在拍桐皇队服,摄影师还不知死活地一直cue他俩“靠近一点”“友爱一点”。

一天拍摄下来火神眉头直跳,青峰更是拍完头也不回地边兜头扯掉球衣边往外走,俩人愣是从早到晚一次对话都没有。

也是因此,当青峰回到酒店顶层长期订下的房间,将早没电了的手机插上线开了机,才注意到从壁纸到闹钟都被修改过。

他慢吞吞将每个app逐一打开、登录、检查,最后在相册里发现一个新文件夹,里面全是显然不属于他的精壮肉【马晒客】体。

于是记忆开始回流,前夜彻骨的激【马晒客】情自此争先恐后地涌进青峰脑子里——

他半途中才到派对,因此以迟到为由被猛灌不少。然后他躲去角落却一不留神被杵在桌布外的一双长腿绊倒,跪在地上却没那个力气再爬起来。

于是喝大了的青峰眯眼看向给自己使绊子的这双腿,接着他掀起桌布看见桌子底下靠着桌腿睡得不知天南海北的……谁来着?

他叫不大出名字却徒生怀念,伸手去推对方于是指尖戳上这人结实的胸口。

接着对方睁开了眼,像只嗜睡的猛虎,一眼挑衅就叫青峰食指大动。

……然后两人互相搀扶着钻出桌底,看对眼的瞬间就连过夜的房间次日早餐用的餐布的颜色都预计到位。

他们趔趄着摸上顶层,在青峰久居的房间里从进门互相啃到滚上床,彼此的名字呼之欲出又想被什么东西卡在喉间,直到第二天早晨代替“餐布”出现的尴尬局面。

 

该想起来不该想起来的瞬间全想起来了,——火神全选了占据他大半个相册的所有照片,也不知是急于处理这时候起了反应的下身、还是忘了先将之删掉,直到十几分钟后他射到手机屏幕上,才又一次轻轻松松被青峰搅至头疼。

 

 

6.

第二次拍摄就是品牌方提供的新品。

仿佛是刻意与前一天的运动感相左似的,今天全程都是笔挺的西装三件套。

火神本就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吸粉好体格,青峰又早凭借一身标致的腱子肉屠戮海外设计师们的芳心,两人各自穿着指定西装,火神松开顶上两颗扣子露出小片结实的胸【马晒客】肌、青峰一双长腿则被短一截的裤脚露出性【马晒客】感的脚踝。

这两两相加便令今日的拍摄现场春心荡漾,而两人之间的气氛比起昨日的剑拔弩张略收敛了点,仅在拍摄需要两人亲密合作的镜头时暗自较劲——

摄影师要求青峰半躺下地,仅靠手肘一点与腰力支撑着看向镜头;火神则分腿站在青峰面前,单手托起并不需要看他的青峰的下颌。

这个场景显然更突出青峰,火神甚至连上半身都不会出现在画面中——但他直勾勾盯着青峰转向镜头的脑袋,手指便不自觉地发力。

青峰因掐着自己下巴尖儿的手指挑眉,令这个画面瞬间充满暧昧的雅痞。

 

白光闪烁几次后青峰听到零零散散几声“辛苦了”,顺着掐着自己的手劲儿转脸、却在直面眼前略微撑起的裤【马晒客】裆时又一次挑起眉梢。

青峰抬头,适时挂上脸的笑意有点可怕,他眼里满是凶狠的斗志,与也眯眼盯着他的火神撞上,不需多言便被后退一步冲他伸手的火神提了起来。

两人再度一前一后离开拍摄现场,各自沉默地听着经纪人或助理的规劝——什么别跟合作伙伴交恶啦、什么过去有什么不好过去的呢、什么要不帮你们约出来聊聊之类的。

听完冗长一串交待后两人又各自前后脚离了摄影棚,工作人员天天为这素来不和的二位担惊受怕,早早解放便作鸟兽散。

 

于是人去楼空,谁也没注意到一早离开的两位模特去了哪儿,也没谁能想到楼道里交缠激吻的两人分别是谁。

 

 

7.

提起桐皇便不自觉想到各式不同的野。

其一是青峰那种杀气,其二是火神那种兽性。

两人还在同一个球场上打球时便对彼此门儿清,谁也不输谁、谁也不赢谁,硬要一较高下也只有纯粹的野性碰撞。

青峰只知火神是高二转来的,似乎曾在前一个学校发生过什么,但不论过去几何他们当下看对了眼,接下来直到毕业心里的对手也没换过人。

那时候两人谁也没想过高中毕业后他们都没走上篮球这条路,也没谁能预计他们会以不同方式再度攀爬同一座山峰。

他们甚至想不出有朝一日他们会在下班后找一家酒吧,在角落里随便喝点东西——这一段甚至没什么设想的意义,只是为他们接下来又滚上同一张床做一个铺垫而已。

 

第二次拍摄带来第二夜【马晒客】情。

火神在青峰的酒店房间里穿上青峰的衬衫,——天知道他只是来得匆忙没有换洗的衣物,即便很快就会扒【马晒客】光也总不能从一开始就不顾矜持。

哪想青峰看他穿上自己的衬衫便也找出条西裤,与今天上午他们拍摄的那条款式一致,刚好露出他纤细的踝骨。

摄影师一早给他俩指出合适的姿势,于是火神在衬衫虚掩下抬脚踩上青峰luo【马晒客】露的腹肌,轻轻一踹青峰便跌坐上床。而他屈膝踩着床铺用力蹬上去,分腿站在青峰面前,示意他掀起垂在自己身侧的衬衫下摆。

青峰抬眼与火神眼中的狂野相撞,手指顶开最下面这颗纽扣,拨拉着紧实的内【马晒客】裤边,松手任松紧带回弹上青峰的衬衫下、火神漂亮的腹【马晒客】肌。

 

“叭”的一声理智断裂。

火神屈膝顶着青峰喉结,抓着自己蠢动的性【马晒客】器去戳青峰的鼻尖。

而青峰两手都挑起绷在饱满tun【马晒客】肌上的布料边沿,抓着这儿的手指尖也探向了火神的股【马晒客】间。

 

 

8.

最后一次拍摄因两位模特后背的窘境推迟了一天。

青峰再三跟桃井保证排完全程前再不会在背上留下抓痕,回头便将夜店之约改去了咖啡店。

火神自觉他俩一大把年纪就该少那么多废话直接上床别浪费时间,却连出门喝个咖啡该戴哪款装饰性眼镜都跟助理讨论了三遍。

他思来想去决定以平时出门的模样去赴这个仍旧只是为过夜做出合理铺垫的邀约,戴着新口罩、架着新墨镜、甚至挂上了刚入手的新眼镜链出现在咖啡店前,一眼就看到努力打造出毫无修饰感的青峰——和他出门喝个咖啡而已、居然有好好做过造型的发梢。

这该死的刻意感令火神啼笑皆非,他于是快步上前,手指扣了扣青峰面前的桌面;青峰冲他抬头,看到火神摘下眼镜、去掉口罩,露出他刚出门没几步又折回去稍微打了个底的脸。

青峰愣了下突地噗嗤笑出声,眼前的一切都太蠢,就好像过去临比赛前将篮球鞋多擦一遍似乎就能多抢一次篮板似的,透露出幼稚到可笑的专注与固执。

 

两个人因为同一种心绪大笑起来,引来一部分粉丝终于不能再多待,于是临时取消接下来的计划直接折回家中。

这次终于不再是青峰久居的酒店房间了,火神将人带回了自己独居的公寓——

他回国起就住在这儿,迄今为止偌大的客厅里都只有那一小张双人沙发。

他俩跌跌撞撞摔进门,都试图将对方擂上墙。

本就各自代表桐皇的一种“野”的两人谁也不打算拱手相让,直到他们缠吻着拱上沙发。

日式家具对这两个大个子太不友好,到最后火神伏在沙发边沿,膝盖压在两人堆叠的衣物上,被压在自己背上的青峰顶腰卡在沙发与腰【马晒客】腹之间。

想是青峰还惦记着对经纪人的承诺,既没要火神背肌也没亲吻他眼前绷紧的颈项——但他两手掐着火神的胸【马晒客】肌不住揉【马晒客】捏,牙尖碾着火神的耳际重重吸吮对方扎着耳钉的耳垂。

青春期回潮般的悸动令人无法自控,像两个情窦初开的愣头青,将对方视作自己第一堂生理健康课,却手上腿【马晒客】间都在做超不健康的行径。

 

 

9.

延期再开的最后一次拍摄是穿着品牌方指定服装的两人分别抓着彼此的球衣。

青峰和火神肩并着肩腿挨着腿,对视一眼各自露出狂傲的表情。

相较从前两人大不一样,但迄今为止他们自己没变、对手也没变,梦想所在何方又似乎不那么重要了。

 

仿制的桐皇队服被他俩卯起劲儿撕扯,劣质的布料碎在他俩手中。

然后他俩碰拳撞上视线,野性经久不变。

 

END




*TOO =桐皇,=不变,=两人一样。

2018-04-30 /  标签 : 青火光组 72 3  

[青火]《努力丰胸嫁青峰》[两个傻子的爱情故事【/NC21]

努力丰【马晒客】胸嫁青峰


※牛盲马晒客


※标题是点梗人ID

※剧情如题!NC21!

※两个傻子的 色【马晒客】情 爱情故事【

※lets talk abt(make)love!!!







0.

“你觉得怎么样?”

“蛤?”

“欧派,有显得大一些吗?”

——青峰呆然看着一脸正经在他面前掀起衣服揉着自己胸【马晒客】肌的火神,一时间只想感谢一切他不懂事的前半生中未曾来得及感谢的人、所有人!




1.

随着程式化的赛后采访日益增多,青峰选手敷衍媒体的答案就连他的对手们都各个门儿清。

火神洗过澡边煮饭边看体育新闻重播,在他跟着电视里的青峰将对方那他都快会背的一套答案逐一报出后,却听在场记者们问了个平时不太能听到的花边问题。

——屏幕上的青峰听到“理想型”三个字也是一愣,接着先是瞥了眼画面之外、才罕见的露出学生时代才偶尔出现的蠢脸,最后居然搔着后颈诚恳答到:“唔,硬要说的话,巨ru?”


这话一出满场哗然,明明比之那些假大空的规划、发展、开拓、进取——这才是这家伙真真切切的回答,却在接下来几日被各大媒体当做笑谈po上娱乐版后、又被粉丝们当做段子玩出了花儿。

几乎没人将之视作正经答案,而唯独火神——在除现场之外第二次听到这个答案时再度皱起眉。

他咬着叉子停下动作,也不知是瞥见取景框边沿时不时进入画面的桃城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单是青峰居然能给出个具体的“择偶标准”——这就已经令他顿觉食之无味。


……毕竟,就在青峰接受采访之前、火神才在同样的问题上回答:“我吗?我更喜欢篮球哦!”




没cha,但就是……略显香艳(≖_≖ ),不挣扎走外链】



END



2018-02-23 /  标签 : 青火光组 119 2  

[青火]《弹痕》[JC×消防员/pwp/NC17]

弹痕


※牛盲马晒客


※刑警青峰×消防员火

※《芳心纵火犯》出本加笔2


※全系列↓

本番:《芳心纵火犯》 [PG]

         《偷心大笨蛋》 [DIY/NC一点点17]

番外:《逮捕令》 [PWP/NC17]

         《消防栓》 [野炮/PWP/NC17]

加笔:《水渍》《弹痕》





谈起小镇的不好,首当其冲的得是噩耗总是人尽皆知。

……尽管青峰警官受伤这事远不至于到被称“噩耗”的地步,但最初听闻青峰在追捕行动中中弹的火神当下还是吓得一激灵。

眼下恰恰是火灾少发的梅雨季节,得知这消息时也恰恰是难得两人都值夜班的时候。尽管多少也察觉到这两名有为青年之间长久关系的消防队员们对队长的焦心难耐表示十二万分理解,但火神还是托人办了请假程序才一路狂奔地赶往小镇唯一的正规病院。

三人成虎的传言等火神到了医院已经变成了青年警官因公殉职,火神哭笑不得的回复刚以邮件向他报平安的“殉职英雄”一条“知道了”,转头便在输液区找到了正百无聊赖吊着水的英雄本雄:“嘿!”

青峰应声抬头,见着是火神才惊讶的张嘴:“耶?你今天不是值夜?”

显然是一路跑来的男人擦掉额头上一层浮汗,他搬来张凳子坐到青峰面前,直盯着青峰手臂上厚实的绷带:“请假来看看,你还好吗?”

“这就一擦伤……”“是子弹擦伤哦青峰警官!”

值班的护士小姐毫不留情地戳破意图大事化小的青峰,直叫火神为急得跳脚的男人露出个无奈的笑。


早在两人刚合租时便已经坦诚过自己所处行业之危险的青峰总拿他自个儿开玩笑,以至于今次火神听闻那以讹传讹的“殉职”误传后、居然生出股幸好这人提前让他习惯了这个词的异样感想。

青峰闻言笑着扬起他仍旧扎着针管的手臂,似乎是想摸摸终于学会在这事儿上开玩笑的火神的脑袋,却碍于输液而不能将手举超过心脏的高度。

火神见他手掌停在半空中,当下忍不住做出大约今后会被青峰揶揄好些年的举动——他埋头钻到青峰手下,额头顶到这人心脏那边的胸腔上。

当下僵住的男人霎时没了言语,两人在仅有电视新闻声音的输液室里安然相拥,被放大的除了心跳就只有满心满眼的恋爱的痕迹。

这有据可查的心路历程在火神开窍向青峰告白之前已然依晰存在,火神身临其中却没注意到、青峰亦全数付出不求回报——而后谈不上意料之中还是期望以外的、火神意识到了青峰,他们便仿若天生如此、又似乎是上天赐予彼此的礼物。

第一次怀疑自己有可能真的是个笨蛋的青峰完全无法描述自己此刻的心情,在他看来眼前这钻进他怀里给他摸头的家伙已然不能更可爱了,而他竟希望自己在对方眼中也是值得怜爱的模样。

于是他手掌下滑拍拍火神的背,低头在他耳边说:“再抱硬了喔。”

本意只是自嘲的青峰停顿片刻却见火神耳尖都红了,放开揽着对方脊背的手却见他仍旧伏在自己身上不起来,挑起他下巴就见这人红成一片的脸。

这气氛令青峰不自觉咽了口唾沫,接着他却听到火神那仅有他们俩能听到的声音——“你怎么知道……”

这不打自招的男人花了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青峰话中所指,刚要尴尬地退开却被青峰按住脑袋:“帮我。”


【最后一米米车车ww】


他亲昵的碾压着青峰的嘴唇,谈不上谁的更红【马晒客】肿、但却清楚的知道:


不谈什么过去与明天、只有此时此地此情此人——是火神渴求的一切。


END


2017-12-13 /  标签 : 青火光组 63 3  

[青火]《水渍》[JC×消防员/pwp/NC17]

水渍


※牛盲马晒客


※刑警青峰×消防员火

※《芳心纵火犯》出本加笔1


※全系列↓

本番:《芳心纵火犯》 [PG]

         《偷心大笨蛋》 [DIY/NC一点点17]

番外:《逮捕令》 [PWP/NC17]

         《消防栓》 [野炮/PWP/NC17]

加笔:《水渍》《弹痕》






谈起小镇的好,最显而易见的莫过于好事传千里。

以至于城北大桥处的火灾刚被扑灭、身在城南警署的青峰便获悉了火神队长的英雄事迹。

照例出警调查火灾现场的新人警员尚未出门就被青峰叫住,这年轻有为的警官好意劝他多休息,硬是将他的任务都揽到自己身上。

警员目送青峰警官长腿一抬跨上巡逻摩托,风驰电掣地奔驰出去、仿若感受到了时代在召唤。

然而时代是否在召唤他青峰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的爱人永远不会将这种事知会他。

——本来火神就是过于爽朗的天然性格,干一行爱一行的他压根儿没把消防这事当做见义勇为,就更别提屡被当作光荣事迹大肆报道的溢美之词。

他对青峰又更是报喜不报忧,一提起工作便只说消防队伙食好、训练强度没那么大、轮班制上一天休一天、地址就在警署对面——而绝口不提他们有可能遭遇的任何危险。

青峰心里知道却不戳破,反而觉着既然火神名字里都有火,那么一定会有火之神替他保佑这家伙。


因而难得青峰出警火灾现场,临近事发地却没见着火神,熄火停车四下询问未果、转身却见不远处绿化带前的长凳上躺着个人——当下心脏一跃而起直跳到嗓子眼儿的青峰飞跑过去,嘴里几乎要把毕生所学的脏字儿全都骂完。

——火神仰面躺在对他而言算不上长的矮凳上,比青峰白两个色号的皮肤微微泛着非主观因素造成的橙红;他结实的胸口没有任何动静,好一会儿才缓慢的起伏了几次。

骤然放心的青峰脚下一软,赶在狼狈趔趄前顺势在火神边上蹲下来,摘下警帽扣到这吓死人不偿命的坏家伙的脑袋上。

火神一个激灵掀开落在自己脸上的异物,睁眼就见这人尽量不形于色的冲他打招呼:“哟。”

“你怎么来了?”

“你怎么在这儿躺着?”

火神一反活跃的常态,两手撑着石凳缓慢的支起上身:“有辆亲子乐夏令营的出城大巴被困,里边有十多名老人和更多孩子。”

这语焉不详的灾情汇报叫青峰也撑着凳子起身在火神边上坐下:“……可真英勇啊,火神队长。”

“别挤兑我!”不大擅长应对这人夸赞的火神脸上一赧,红着脸拾起长凳边地上整齐排列的队里派发的蒸馏水,一边掀起额前的碎发淋到自己头上降火,一边回答,“——这么点小事没想到还传开了。”

被些许水滴溅到的青峰手肘撑在膝盖上、手掌托着下巴歪脸盯着自我降温的火神——

习惯在消防服里只穿工字背心的男人冒着热气,在火海中摸爬滚打染上的热度令常温状态下的蒸馏水没改变任何局面。

反倒是在火灾现场忙活一遭的脏兮兮的白背心,粘着这家伙一身漂亮的肌【马晒客】肉,被水淋湿成了浅灰色的半透明。

——几乎能想见这人在火海中的英姿的青峰撇嘴笑了。

火神升至消防大队队长后就再难见到的狼狈模样令他当下想起这人最初几次叫他吓得半死的英勇事迹——而他多半只能从第二天的晨间新闻中目睹这人扛着伤者走出火海的帅气模样。

年轻的消防员并不单纯只是相貌英俊体魄健美,当他自火灾现场走出来时往往被厚实的消防服遮掩住全部有可能令少女们心动的部位,但灰头土脸与一片狼藉所遮掩不住的——永远是他叫人亮眼的光辉品质。

青峰对这样闪着光亮的爱人有种近乎崇拜的迷恋。他的视线从火神往下淌着汗的发间下【马晒客】滑到对方补充水分时滚动的喉结,而后随着他胸【马晒客】肌圆滑的曲线向下、直到被浑圆双峰正中的凸【马晒客】起截住。

他捂住脸,在火神疑惑的问询下在心中怒斥自己情【马晒客】欲产生的时机有够不妥。

尚且没想明白刚刚那一连串联想到底有哪儿刺激到自己恋心的青峰立马起身,叮嘱火神忙完这茬赶紧回家休息便极不自然的跑向现场。


而后直到深夜青峰才忙完归家。

他料想火神已经睡了,轻手轻脚的摸索着开了门,才见火神正在厨房忙活宵夜。

这人头也没回便招呼青峰洗手吃饭,同样没来得及回头就被奔波一天的男警官那一身汗臭笼罩——“去洗澡啦笨蛋峰!”

青峰既不放开面前的人也不像往常那样揶揄他,待火神觉着奇怪了才咬着他不知是因为沐浴露还是烹调食物的味道而变得香喷喷的后颈问他:“还有多久才好?”

“沙拉而已,马上就……”


【一米米车ww】


于是这发自崇拜、止乎宠爱的心情——只有青峰知晓。


END


2017-12-13 /  标签 : 青火光组 51  
上一页 1/4